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公司 > 收藏

戴志康:建美术馆 在理想的年代 做疯狂的事

作者:彭菲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2018-02-05 14:32
 

  证大集团创始人、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馆长戴志康

  告别地产业三年后,戴志康最近的新身份是“喜玛拉雅美术馆馆长”。

  在2月2日开幕的新展“佛国山水|造像深处”上,他还当了一回“总策展人”。他说,这场展吸取了“敦煌展”的经验,总共三个部分,分期展示。“敦煌展”全名“敦煌:生灵的歌”文化艺术大展,2015年推出后,在短短四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吸引了32万人次观看。

  戴志康倒不在意“抬头”的变化。十多年前,正是他一手创办了这座美术馆。“我永远对喜玛拉雅美术馆负责。”他说。

  “佛国山水|造像深处”开幕式 嘉宾合影

  “佛国山水|造像深处”展览现场

  馆长戴志康

  在戴志康投身艺术产业前,更多人关注的是他的资产。在资本市场,暴富和包袱可能只是一夜之隔。

  戴志康在海南发家,金融是他的老本行。

  1987年,戴志康毕业于被誉为“中国金融黄埔军校”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从“五道口”出来以后,他在银行工作了几年。之后,他做了第一件“别人没做过的事”——1992年,他创建证大资产管理公司,管理了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海南富岛基金,一举筹得6000万资金,那一年,他28岁。

  然而,仅一年后,针对投资过热的势头,国家采取了强有力的宏观调控措施,使戴志康的公司也遭受沉重打击,不仅输掉了6000万,还赔上了500万。

  但他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挫折而一蹶不振。1995年资本市场复苏,他重整旗鼓,将大部分资金投入“苏常柴”和“四川长虹”两支股票中,后脱手获得巨大收益,仅“苏常柴”便使其获利一亿多,“中国私募教父”的名头也随之而来。

  离开海南后,戴志康试水房地产业,他先在杭州成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不过,他真正在业界一举成名,是在1999年转战上海后。在浦东,戴志康先后开发九间堂、大拇指广场和喜玛拉雅中心。据当时的胡润百富榜单统计,2002年,戴志康将上海浦东联洋社区商业广场命名为大拇指广场后,他的资产达到10亿;2003年,他出资1.5亿收购上海世纪,其资产上涨至15亿;2004年,上海世纪正式易名上海证大,其资产17亿;两年后,资产达到26亿;到了2007年,戴志康的身价首次突破百亿,当时与陈天桥家族和李宁在百富榜并列第65位。

  戴志康对艺术的投入,正是从那几年开始的。

  2002年,他以300万元购得恺撒《大拇指》雕像,这也是“大拇指广场”的命名由来。两年后,他第一次以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赞助人的身份去展览现场,带他同去的是许江、范迪安这样的艺术圈大佬。威尼斯之行,让戴志康深受触动,回国即在大拇指广场开了第一家美术馆,证大现代艺术馆,它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的前身。

  在国内没什么民营美术馆的时代,戴志康参照纽约MoMA、伦敦泰特、和巴黎蓬皮杜,立志在中国建造一个足够专业的美术馆。

  证大现代艺术馆 外景图

  为此,他一掷千金。据悉,证大现代艺术馆当时的预算高达5亿元,是原计划的10倍。而集结超五星级酒店、美术馆与高档办公楼的上海喜玛拉雅中心,足足耗去了他近30亿元资金与10年光阴。有传闻称,戴志康原来计划投入10多亿,但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却给他报价25亿。抱着做一个“像外滩那样有影响力、能代表上海的地标建筑”,戴志康毅然为此买单。“为了喜玛拉雅,我提前预支了当时所有的钱。”他说。

上海证大喜玛拉雅中心

  除了投钱,他还挖来上海多伦美术馆前馆长沈其斌,同时邀请许江、范迪安做顾问。据戴回忆,证大现代艺术馆开馆时,他们曾专程来剪彩。

  “那时候,我三十多岁,建美术馆,是理想年代,做疯狂的事。”戴志康说。

  正因他的这股疯狂,证大现代艺术馆开馆不久,便举办过诸如“卡塞尔文献展50年——移动中的档案馆(上海巡展)”那样的文献展览。2008-2009年,连续为公众带来汪建伟、宋冬、邱志杰、杨福东等当代艺术“大咖”的个展。2009年9月,在上海世博会之前,证大现代艺术馆正式更名为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喜玛拉雅谐音那座高峰,意旨“艺术的巅峰”。2013年4月,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新馆正式开馆,它与位于杨浦五维创意园证大当代艺术空间,以及位于朱家角镇朱家角证大艺术馆形成证大馆群,相互借力。那个阶段,美术馆引入原研哉设计展、隈研吾个展、荒木经惟个展、肖恩·斯库利个展以及迈克尔·克雷格-马丁个展,进一步推动国际化的展览和项目。2015年,戴志康再次亮相“威双”,不过,这一次,他首次以主办方的身份出席,带来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山水社会——测试未来”。故事还有下文,威双过后,喜玛拉雅美术馆联合国际双年展协会主席、时任馆长李龙雨,伦敦蛇形画廊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推出国内第一个综合性、跨学科的双年文化项目“上海种子”。有传闻称,这场历时两年的项目,至少让戴志康烧了2000万元。

  “上海种子” 展览现场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奇迹:贝利尼家族与文艺复兴特展”发布会现场

  对于戴志康疯狂投入艺术产业,坊间一直有两种说法。有人说,他“在下一盘大棋”;亦有人说,他因为自己的情怀,而变革了证大的整体发展方向。

  在一家艺术媒体的访问中,他说:“我从没想要放弃美术馆,只要公司不倒闭,美术馆就一直开着。

  如今,馆长戴志康似乎进一步地兑现了诺言。

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内徽派老宅

  对话戴志康

  雅昌艺术网:作为本次展览“佛国山水”的总策展人,您的策展思路是什么?

  戴志康:这个展览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继2015年“敦煌:生灵的歌”之后,继续探寻丝绸之路艺术文化的大展。本次展览围绕 “中国四大石窟”之一的麦积山石窟文化以及新疆龟兹古国壁画展开。展览从两条线出发,一是“山水社会”,二是由古代丝绸之路的文化出发,思考和应对今天在“一带一路”下的文化交融。由于场地的大小,以及作品展示的问题,我们无法一次性地呈现所有作品,因此将展览分为三个阶段,这次展出的是第一部分“佛国山水|造像深处”。

  雅昌艺术网:之前的“敦煌展”是否给您带来策展方面的相关经验?

  戴志康:筹备那场展览时,我去了两次敦煌。我们将那些在博物馆里展示的、在石窟里存放的、以及流失海外的重要展品整合成一个主题,在上海的展览上统一呈现。同样一件壁画、一尊佛像,在原始的空间里存放与在美术馆展示是完全不同的效果。这一次,我没有去麦积山,但它从某些方面和“敦煌展”是相通的。这次展出的作品是研究院里艺术家的临摹作品,但它们同样具备展示和研究的价值,因为石窟里的原件是没法搬来上海的。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期间,我们留意到您的身份多了一个:美术馆馆长。您怎么看待这个新身份?

  戴志康:这种title的变化,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变化,我永远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的最终负责人。

  雅昌艺术网:当时您怎么会想到造一个美术馆的?

  戴志康:我建美术馆的出发点,就是想构建新的社会。在我心里,生活不只有钢筋水泥,它是精神的、人文的。别人做房地产省钱、精打细算;我不是,我造风水。我当时就想,要做漂亮的建筑,要做像外滩那样能成为整个上海地标的建筑;外滩是洋人留下的,我要做中国人自己开发建设的。在这个理念下,我意识到原本商业圈的艺术资源太少了,于是,我在2005年赞助了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在那里,我结识了许江、范迪安、沈其斌等人。回国后,我就在大拇指广场开了证大现代艺术馆,当时邀请沈其斌做馆长,许江和范迪安做顾问。开幕那天,他们过来剪彩。

  雅昌艺术网:当时,国内民营美术馆还很少,似乎没什么可以借鉴的经验。

  戴志康:不需要,我从出了大学开始,干的一切事都是做别人没做过的。

  雅昌艺术网:做别人没做过的,意味着未知和挑战。您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戴志康:理想太大,现实资源不足。我在做证大现代艺术馆时,就知道那是个临时的空间,我还要造一个像模像样的美术馆。为此,我参照的是伦敦的泰特、纽约的MoMA和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不过,等到开始落实,我才知道建美术馆是多么的不容易——我之前去了北京798,里面的空间通常是比较简陋的,我想,我肯定比他们做得好——没想到,美术馆所有的硬件标准——设备、运输和安保系统,都要高过五星级酒店,如果规格不够,那些高端艺术品根本进不来的。我当时说,在中国做世界上最好的美术馆,这“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唯有原原本本地兑现自己的诺言。

  雅昌艺术网:您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建美术馆是怎样的体验?

  戴志康:那时候,我三十多岁,在理想的年纪,做疯狂的事。

  雅昌艺术网:疯狂到什么程度?

  戴志康:我提前把自己所有的资源投入进去了。现在想想,美术馆应该是像李嘉诚那样的千亿富豪才做的事。但他那么有钱,也没有建美术馆。所以,很多事,拼的就是理想,人一旦理性,怎么疯狂得起来?

  雅昌艺术网: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的注册资金是1300万人民币。当时,您已经准备好要做个正规的非营利机构了吗?

  戴志康:对我来说,非营利机构太正常了。我为什么要做营利机构?在你们出生的年代,私有制和个体是天经地义的,但在我出生的时代,公有制、一切归国家才是天经地义的。在我心里,没这个问题,一切都是国家的。

  雅昌艺术网:十多年来,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有过几任馆长,展览的侧重方向有过几次调整。

  您认为,目前,美术馆进入怎样的阶段?现阶段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戴志康:我不是这么(按照历任馆长)分的。对我来说,不同的馆长或团队只是管理上有所差别,美术馆的目标、理念、使命从来没有变过。

  雅昌艺术网:那么,在如今这个时代,在中国担任美术馆馆长,需要具备哪些能力?

  戴志康:我最关注一件事,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如何可持续性地发展。

  雅昌艺术网:作为非营利机构,美术馆需要做哪些工作来进行自我“造血”?

  戴志康:我不知道未来有哪些新的“造血”的方式。现在,很多人会想当然地做艺术衍生品和艺术商店。但它其实是独立于美术馆系统之外的另一个专业,说不定比开一家美术馆更难。

  雅昌艺术网:艺术衍生品和商店难以运作的原因是?缺乏专业人才还是缺产品研发?

  戴志康:任何行业都可能缺人才、缺产品,但也要注意整个时代的影响力。在这个时代,美术馆商店不容易做。你可能会成功,但大多数人在失败。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理想中,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如何突破原有的运营模式?

  戴志康:我们有美术馆、基金会,我们希望,从长远的考虑,能通过发展文化产业,来支持所有的公益事业。未来,文化产业哪里有机会,我们就去哪里创业。

  雅昌艺术网:谢谢。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