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首页栏目 > 观点评论

十年太短 我们走出金融危机了吗?

作者:管涛来源:上海证券报2017-07-11 08:14
  10年时间还太短,现在我们还要观察,不要急着下结论。对于规律,我们要有敬畏心理,不要随便讲“这次不一样”。

  1998年—2000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很好判断。2000年以后,亚洲危机就告一段落。当时大家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助亚洲金融危机有很多的批评,因为他们采取了非常激进的方法,如紧缩财政、紧缩货币,也关闭了很多金融机构。事后来看,长痛不如短痛,这些国家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人家用两三年时间通过结构性调整,从立法上、制度上制订了一系列控制对外借债和财政赤字的措施,防止重蹈覆辙。当时调整的时候很痛苦,但是事后他们走出来比较顺利,而且后面的发展是可持续的。2013年,尽管美联储释放QE退出信号后,一些亚洲新兴市场国家遭遇了汇率贬值,但是没有出现其它的问题,债务违约形式的国际收支危机也没有发生。

  对于2007年开始的这次危机,起初是存在一些问题,包括政策响应不及时,存在形势误判。但是在后期,当局采取了措施,防止经济出现大萧条时期的自由落体情况,总体来看,政策响应还是应该肯定的。但这样是不是就把这个危机解决了?这可能还需要观察,结论不能下得这么早。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顶级的外国投行专家在讲,我们可能要准备下一次危机来临。包括美联储应不应该加息,市场也有分歧。有人认为美联储可能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加息周期,如果加息,有可能会导致美国经济衰退。美国低利率和货币政策松弛被认为是导致2007年次贷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各发达国家解决危机的办法仍然是低利率、零利率甚至负利率,这是不是对症下药?短期来看是比较舒服,好像打了一针吗啡,但这是否健康可持续?我们不太清楚,还需要观察。

  很多数据其实进一步肯定了2015年4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做出的判断,即:和危机前相比,全球的金融风险是在上升而不是下降,而且风险在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转移、从银行体系向非银行体系转移。这些问题并没有解决,我们不知道随着货币政策走向正常化,这些泡沫是否会破灭,问题是否会发生?现在美国先走了一步,后面主要的经济体也会逐渐走向正常化,周小川行长也在博鳌论坛上提出,货币政策宽松进入尾声。如果真的走上正常化,问题是否还会发生?

  做好应对外部冲击的预案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从这次危机的应对来看,并没有看出来直接融资就一定比间接融资更有优势。中国和美国是两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中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占到70%,依靠信贷刺激,比较早地就开始复苏。尽管这些年经济又下行了,但是在主要经济体中国的增长速度仍然很快,而且经济下行,不是中国单独面临的问题,全世界的经济增长都在放缓。而美国,直接融资占80%,间接融资占20%,他们货币刺激以后,经济恢复得也很快。直接融资、间接融资各占一半的国家地区,像日本、欧洲,走得不是那么顺利,复苏比较慢一点。但也看到,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通过危机救助留下了很多的后遗症,中国是债务问题,杠杆很高,美国就是股市泡沫。现在美国股市越涨,大家心里越慌,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调整。


  去年中信出版社出了一本书《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书中提到,一个庞然大物在刚刚冲过来的时候可能很慢,但当它真正加速冲过来的时候,你就躲不过了。也就是说,有一些问题我们开始可能觉得它就那么一回事,觉得要等一段时间它才会冲到面前,这时我们可能就会懈怠。我们看到的很多问题,其风险可能一直存在,最后这些问题会不会从风险演变成危机?现在我们这些处理危机、防范风险的手段,能不能阻止这些风险演变成危机?更不要说危机爆发以后,我们还有没有政策空间应对。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担心的问题。如果再来一次危机,大家手上没有什么弹药了,这种冲击就会更大。

  总的来说,我主要有三个观点:

  第一,10年时间还太短,现在我们还要观察,不要急着下结论。

  第二,对于规律,我们要有敬畏心理,不要随便讲“这次不一样”。

  第三,中国要对外部冲击做好预案,虽然我们不知道它会不会发生,并且一旦发生是否可以控制,但是我们要提前有准备,要想到最坏的情况。政府和市场不同,除了做预测更要做预案,这就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更好地应对各种不确定性的冲击。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