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首页栏目 > 观点评论

中国经济正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质变”

作者:来源:上海证券报2017-11-17 10:50

  转向高质量发展,当前最为紧迫的任务,是充分利用全球经济向好的时间窗口,在两三年内,渡过深化改革阵痛期,找准政策方向和政策着力点,推动从金融市场、产业结构到市场开放的一系列改革,争取在全球经济周期性复苏的窗口期内完成最关键的改革和调整,顺利完成动能转换、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目标。建立完善的市场规则,提升市场公平竞争的环境,提升法治经济水平,以法治强化对市场权利的保护,为中国向消费社会转型提供良好的市场规则体系。

  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结构正在不断优化。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会议传递出来的信息表明,下一步我国经济工作总基调仍将是“稳中求进”,着眼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可以预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进一步推进减税降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鼓励创新创业,并推动创新创业向更高层次升级等,依然是不变的政策指向。

  在此基调下,积极发展实体经济,是当前我国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也是建设制造强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必然之举。如果说过去我们的重点是重视速度、强调规模,那么今后的经济建设重点则从重规模转向了重质量,谋求高质量的发展。如果说过去重视经济总量和财富总量的增加,那么今后则更注重经济和财富的分配。如果说过去重视经济发展的结果,缺乏市场规则与监管,那么今后则要重视规则体系,使我国市场成为更有规矩、有正向激励与淘汰规则的市场。

  看最新数据,10月驱动中国经济的关键行业增长有所放缓――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6%,较9月回落0.8个百分点,其中大型国有企业的生产指数回落1.3个百分点,降至53.4%。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3%,低于9月55.4%的峰值。其中,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5%,比9月的峰值回落0.9个百分点;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8.5%,较9月回落2.6个百分点,但依然位于荣枯分界线以上。这表明我国经济运行稳健,支撑经济中高速增长和中高端水平发展的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10月进口表现良好也进一步说明中国经济总体乐观。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质变”,新旧动能转换在加快。今年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7%,增速比2016年同期加快0.7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在工业中所占比重超过80%,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3%,增速比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快0.6个百分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实体经济有效发展,制造业成为支撑工业增长的主动力,产能利用率不断回升。此外,今年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2.9%,比第二产业高12.8个百分点;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64.5%,比上年同期提高2.8个百分点;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3%,比规模以上工业快4.6个百分点。

  当然,这个“质变”的过程充满了挑战。今年前三季度经济保持了6.9%的可观增速,但衡量中国经济的关键指标明显减速,比如铁路货运量增速大降(从7月的17.7%降至9月的9.2%)、重卡销售增速大降(从9月的91%大幅降至10月的32%),发电耗煤增速大降(从9月的24%降至11月初的-8%),地产销量增速转负(从2016年4月的44.1%降至2017年9月的-1.5%)。问题是,现在的分析应跳出传统模型,考虑中国经济的结构变化,比如消费和服务业发展的变化。

  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最近组织的“2017中国企业经营者问卷跟踪调查”显示,多数企业家认为,当前宏观经济环境处于历史上并不多见的既不冷又不热的正常状态。或许真正有挑战的是明、后年。企业家预计2018年我国GDP增速的中位数为6.5%。实际上,今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速为6.9%,三季度GDP增速回调至6.8%,合计前三季度GDP增速维持6.9%,这超出去年各国各机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

  当前最为紧迫的任务,是充分利用全球经济向好的时间窗口,在两三年内,渡过深化改革的阵痛期,找准政策方向和政策着力点,推动从金融市场、产业结构到市场开放的一系列改革,争取在全球经济周期性复苏的窗口期内完成最关键的改革和调整。顺利完成动能转换、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目标,关键是通过经济和金融领域的谨慎调控,显著降低债务危机发生的风险,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

  可以认为,今后我国最大的政策对应方案,不是调节货币政策,真正的挑战在于经济增长,在于消费市场,尤其制造业的稳定和发展。当前,中国经济的问题并不是限制通胀,而是刺激经济活力。现在,低通胀是全球性的问题,尽管全球市场上资本过剩,但主要经济体的通胀一直低迷,这已影响到了各主要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节奏。因此,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才是目前政策鼓励的方向,这主要通过银行信贷投放来实现。虽然现在不断鼓励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推动企业融资脱媒,但绝大多数的融资还是通过银行信贷来实现。去年,银行信贷占社会融资总量比重仍然高达77%。因此,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尤其支持制造业发展),银行信贷还是主渠道。在过去几年国内金融业的各类“金融创新”浪潮中,传统银行往往成为廉价资金的批发机构,以各种高回报的表外业务、理财产品和股权投资等方式被“吸”出银行,然后被中介环节层层加码卖给资金需求方,显著提升了融资成本。今年的金融监管已在大力整顿此类业务,这将导致银行资金回归“本原”,加大对实体经济的融资服务。

  在转换了理念、转变了模式的新阶段,突出高质量,尤其需要完善标准制度,健全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这需要通过各项具体制度改革去实现,比如产权保护制度、“放管服”改革、财税金融体制改革、科技体制改革、国企改革等。而实现“五个发展”,除了国家资源、政府行动,还有两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在市场逻辑之下,大力发展民营经济,鼓励更多的民营企业做大做强;建立并完善市场规则,提升市场公平竞争的环境,提升法治经济水平,以法治强化对市场权利的保护,为向消费社会转型提供良好的市场规则体系。

  (作者系资深宏观经济评论人)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