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新闻

央行盛松成:长期来看中国没必要跟随美联储加息

作者:来源:第一财经2018-06-13 18:20

  美联储将7度加息、欧央行探讨退QE,中国如何相机抉择?

  北京时间6月14日凌晨两点,美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加息25个基点几乎板上钉钉,市场也将密切关注美联储的前瞻指引和届时将发布的经济预测摘要(SEP)。

  同日晚间20:45,欧洲央行也将公布利率决议,会议对于何时结束QE的决定至关重要。市场对欧洲央行将宣布减少目前每月3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项目、并在明年中期加息的预期上升。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尽管中国央行仍有可能在公开市场小幅加息,但长期来看中国没必要跟随美联储加息,更没有提升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必要。从绝对值来说,我国利率高于国外很多,CPI也不高,加上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主流观点认为,相较于海外央行,中国货币政策的目标众多,“因此不能一味地参照西方进行价格型调控,降准(数量型调控)和公开市场利率调整(价格型调控)更要相机决策。”盛松成表示。

  美联储或调升利率中位数预测

  此次,市场预计美联储会将联邦基金利率区间提升25个基点至1.75%~2%,并且将超额储备金率(IOER)上调至低于联邦基金利率上限5bp的位置,如果成行将是美联储2015年12月以来的第七次加息。同时,各界预计2018年利率中位数预测区间会从当前的2.15%上升到2.3%。

  “只需要一位投票委员调整预测,中位数就会上升到2.3%。”渣打美国经济学家Sonia Meskin表示。这也意味着全年加息3次的预期很有可能上升到4次。

  就当下而言,美国经济可谓强劲。实体经济活动二季度强劲增长,失业率低至3.8%,这已经触及了3月美联储SEP的水平,快于美联储的预期,且薪资增速同比增长2.6%,处于稳健态势;美国4月核心PCE物价水平同比增长1.8%,逼近美联储2%的目标。

  机构甚至预计,美联储的6月声明会显示出政策立场趋于中性的态度,即可能会改变措辞,例如“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低于长期均衡的水平”的措辞会出现改变。

  眼下,市场正密切关注此次即将发布的最新SEP。机构预计,美联储可能会提升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测轨迹,并且下调其对于周期性失业率的展望,提升近期的通胀预期,或者改变其长期预测。不过,机构并不认为长期增速和失业率的预测会发生重大变化。

  欧央行将探讨退QE

  本周,欧洲央行的受关注度并不亚于美联储。

  4月中旬到5月底,欧元/美元一泻千里,暴跌近1000bp,之后于1.1550附近的前支撑位处企稳。上周以欧元为首的主要非美货币兑美元全面反弹,意大利、西班牙政局企稳以及欧央行官员鹰派言论令QE终结的预期大增,帮助欧元创下2月中旬以来最大单周涨幅,领涨非美货币。

  主流观点认为,欧洲央行将在第四季度将购买量从美元300亿欧元减少至100亿-150亿欧元,并在年底终止QE。2019年中期欧洲央行料将首次加息,而市场目前对第一次加息的定价仍然指向2019年第三季度后期。

  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钟越对记者表示,上周包括普雷特、魏德曼、汉森以及诺特在内的数位欧洲央行官员在静默期意外发声,他们都相信通胀率正在迈向2%的目标水平,集体认为需要考虑开始削减QE,市场对本周四欧央行宣布结束QE时间的期待大大提升。

  根据历史经验,在该例会举行之前,欧元买需较为活跃,短线有继续向上修正的空间。市场人士认为,欧元/美元支撑位在上周五低点(也是12月低点)1.1725附近,而阻力位在1.1850附近。技术面看,站上1.1855可能打开反弹的空间,目标1.1962,但若下破1.1725支撑位,可能暗示近期跌势重启并适时回踩1.1550附近的低点。

  地缘政治风险仍将影响市场。以贸易为主题的G7峰会结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遭致其他六国“围攻”,而特朗普甚至威胁拒绝签署G7公报并考虑对进口汽车征收重税。对贸易战的担忧势必抑制对经济增长和风险偏好敏感的货币,如澳元、纽元和加元的涨势,而日元、黄金以及瑞郎作为避险资产将获得支撑。

  中国央行相机决策

  自2016年以来,除了2017年6月美联储加息,中国央行并未跟进以外,历次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后,央行都上调了以公开市场操作(OMO)、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为代表的政策利率予以跟进。从具体操作看,通过定向降准置换MLF或是最佳的政策选项。

  “从利率的绝对水平和汇率来看,中国长期没有‘跟随加息’的必要,尤其是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反而应该支持利率市场化,但短期的确可能通过提升公开市场利率来应对美国加息,哪怕是5bp。”盛松成告诉记者。中国央行“加息”包含两层意义,一是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二是指以逆回购、MLF等为代表的货币政策工具操作利率。近两年来,后者成了央行主要的价格调控工具。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加息与否需权衡考虑目前内外部因素。“中美利差和人民币汇率是外部因素,对我国央行会否加息有一定影响。但国内经济基本面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扩内需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成为经济金融工作的主要目标,内部环境制约货币政策收紧,加息面临的压力较大。”他进一步指出,央行可能会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5bp并结合MLF等进行流动性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近期MLF的质押范围扩大,一定程度上使得短期内再次大幅降准的预期有所降温,但各界认为降准的必要性仍然存在。

  6月,有2595亿元MLF到期,三季度将有7015亿元MLF到期。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测算,前期降准释放的9000亿元用于偿还MLF到期量的资金将逐月部分置换到期的MLF,这一置换时间将持续到明年4月,但绝大部分资金(将近8000亿元)将在今年5~9月这段时间内置换完毕。

  IMF也建议,中国央行应继续结合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当前中国16%的存款准备金率仍然是国际最高水平,而且中国货币增长模式已然发生改变,2013年以前央行外汇占款是储备货币(或基础货币)增长的主要来源,但目前已经逆转,因此存准率应该进一步下降。当然中国也已经从数量型调控向美联储式的价格调控过渡,在降准的同时完全可以伴随公开市场利率提升,因此降准并不一定是宽松。”IMF亚太部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尔在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