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跌回升 经济基本面良好支撑人民币企稳

自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经历了一波快速调整。4月下旬至6月底,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由6.28左右下调至6.61左右,贬值了大约5.3%,引起市场关注。尽管与年初人民币升值阶段相比,当前外汇市场预期有所调整,但总体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预期。

人民币汇率V型反弹

7月6日,人民币汇率上演V型反转行情。

  7月6日,人民币汇率上演V型反转行情。

  由于当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下调156个基点,令部分海外投机资本发现中国央行并未引入逆周期因子纷纷在早盘试探性地加大沽空人民币力度,令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一度下滑约300个基点,创下日内低点。

  但他们很快发现此举并没有吸引跟风盘入场,因此沽空力量逐渐销声匿迹。

  等到当天中美两国各自宣布加征关税措施落地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反而在2小时内出现逾200个基点的回升。

  Michael Hartnett表示,这波反弹行情的主要推动力量,是海外对冲基金与企业的人民币空头平仓,以及中资银行的人民币买盘涌现。

  “人民币会在中国宣布反制措施后出现反弹,其实在不少对冲基金的意料之中。”他直言。究其原因,他们认为美国贸然发动经贸摩擦,对本国经济增长构成潜在威胁——尤其是7月6日凌晨公布的美联储6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不少联储官员正日益担心贸易风险问题,因此他们相信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不但会给美国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冲击,还可能影响美联储未来鹰派加息节奏,纷纷削减一定比例的美元多头头寸。

  这令6日下午美元指数从94.42一度跌至日内低点94.19,助推午盘人民币汇率成功收复大部分失地。

  Michael Hartnett坦言,人民币回升也是A股出现V型反弹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前不少投资机构担心中美相互加征关税将令人民币汇率遭遇较大下跌,随着人民币企稳回升令市场投资信心恢复,最终触发A股成功转跌为涨。

  多位新兴市场对冲基金经理也认为,随着投机资本黯然离场,当前人民币汇率波动已恢复与美元指数的负相关性,不大会出现过去三周人民币汇率跌幅远远超过美元指数涨幅的局面。毕竟,随着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意识到中国央行已做好汇率管理应对措施,整个外汇市场的投机沽空氛围与购汇避险情绪将大幅降温。( 21世纪经济报道 )

经济基本面良好支撑人民币企稳

尽管与年初人民币升值阶段相比,当前外汇市场预期有所调整,但总体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预期。

  自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经历了一波快速调整。4月下旬至6月底,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由6.28左右下调至6.61左右,贬值了大约5.3%,引起市场关注。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是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市场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我国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多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一制度行之有效,必须坚持。

  尽管与年初人民币升值阶段相比,当前外汇市场预期有所调整,但总体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预期。

  “这次人民币汇率调整不会形成‘贬值预期—资本外流’的恶性循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肖立晟表示,今年6月份,NDF(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和DF(远期外汇交易)之间的汇差一直维持在400个基点左右,显著低于“8·11”汇改后1000个基点的汇差,市场没有出现套利机会。

  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表示,虽然人民币汇率的隐含波动率在近期有所上升,但是较“8·11”汇改以及2016年高点来说,波动率仍然比较低。这反映出尽管近期人民币的调整幅度相对较大,但并未演化成市场恐慌,市场对于人民币的看法仍较为稳健。

  专家普遍认为,未来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从外部来看,美联储已处于加息后半场,美元强势周期已过半,再叠加美联储之外的其他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也开始收紧,美元将继续承压,美元持续走强难以维持。

  更为重要的是,从我国经济基本面看,人民币不具备持续大幅走跌的基础。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转型升级加快推进,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国际收支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大体平衡,支撑人民币企稳。

  “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较强,仍会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央行未来将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化改革,其中重要一环就是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人民币市场化程度将会提高,从而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在此背景下,人民币难以出现单边贬值或者升值,未来将是双向波动趋势。(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

美联储加息步伐快 美元未必持续走强

 可以预见,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恢复正常之前,美元都不具有持续走强的坚实基础。(

  北京时间7月6日凌晨,美联储公布了6月FOMC会议纪要。纪要洋溢着乐观的情绪,支持了快步加息的预期。

  这次会议是在当地时间6月12-13日召开的。当时的信息显示,劳动力市场持续走强,经济增长加快,通胀率也达到了2%的目标。与会者预测形势还会进一步向好,他们对今年GDP增长率预测的中位值为2.8%,大幅高于去年的实际增长率2.3%,比3月会议时的预测提高了0.1个百分点;对失业率预测的中位值为3.6%,比3月会议时的预测还低0.2个百分点,就业的持续好转给了美联储更大的信心;对PCI(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涨幅预测的中位值为2.1%,比3月会议时的预测高0.2个百分点,2%的通胀率目标很快就能实现。

  在形势继续向好的预测支持下,与会者对今年联邦基金利率预测的中位值为2.4%。经过今年3月和6月两次加息之后,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为1.91%。这意味着,今年还将有两次加息。一年共四次,美联储加息的步伐明显在加快。而根据目前美国的经济形势以及美联储的乐观预测,这是有非常大可能变成现实的。

  有鉴于此,一些与会者主张删掉“联邦基金利率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低于长期水平”的表述。按照一年四次这样的节奏加息,联邦基金利率明年就可能高于长期水平。美联储当前的货币政策基调仍然是适应性的(accommodative),意思就是非常宽松,有人认为这样的表述也应该修改。总之,从会议纪要中的这些讨论来看,美联储鹰派气息更强了。

  纪要还讨论了两个市场关注的因素——美国财政政策和全球贸易政策。与会者普遍认为近期美国财政政策的变化能为今后几年的经济增长提供支持,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样的财政政策不具有可持续性。对于贸易政策,多数与会者表示担忧,认为这带来了不确定性和风险,而且,最终会对市场情绪及投资支出产生负面影响。可见,美联储也将贸易战视为风险因素。

  美联储今年快步加息,这对汇率会有什么影响呢?这是眼下国内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经历了一波快速贬值,这几天才稍稍稳定下来。如果美元在加息的支持下走强,那人民币就可能面临继续贬值的压力。

  从理论上看,加息会使货币产生升值的动力,但实际上,美联储加息与美元升值的联系并不紧密。美联储本轮加息周期始于2015年12月,迄今已实施了7次加息,多数加息并没有产生推动美元升值的结果。以6月13日的这次加息为例,曾使美元指数当日大幅上涨,逼近了95,但随后一段时间,美元指数只是在95上下波动,缺乏持续上涨的动力。美联储在2014年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这曾刺激美元持续走强,但在进入加息周期之后,美元指数反而只能在短时间内维持涨势。2017年美联储加息3次,但这一年美元指数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下降,全年降幅超过10%。

  为什么美联储加息未必促使美元走强呢?这是因为美联储目前的货币政策是非常规的(现在美联储要使货币政策正常化),加息不一定能使货币政策收紧。美联储实施四次量化宽松之后,金融机构获得了非常充裕的流动性,其中相当一部分以超额准备金(规模在2万亿美元左右)的形式存放在美联储赚取利息,还有一部分以逆回购(规模为几千亿美元)的形式借给美联储赚取利息。美联储加息,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相应地提高超额准备金利率和逆回购利率,但这并没有显著减少超额准备金的规模,因而美元流动性仍然非常充裕。

  美元流动性充裕体现在长期国债的收益率上,随着联邦基金利率提高,短期国债的收益率也大幅上升,但长期国债收益率却升幅有限,而且还会回调。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5月中下旬曾经超过3%,但现在又回到了2.85%上下。美联储的会议纪要讨论了国债收益率曲线扁平化的问题,总结了几方面的原因。但在这些原因之外,长期国债收益率继续维持低位应该是流动性充裕的反映。也因如此,美联储加息并没有减少美元的供应,因而对汇率不能形成直接的影响。现在加息对汇率的影响主要是通过预期,加息之前市场预期美元流动性会收紧,推动美元升值,但当加息之后预期没有兑现,那么加息之前涨上去的美元指数又会在加息之后跌下来。

  可以预见,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恢复正常之前,美元都不具有持续走强的坚实基础。( 21世纪经济报道  )

中国证券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180749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19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