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多个规划文件将陆续出台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抓紧研究制定乡村振兴法的有关工作,把行之有效的乡村振兴政策法定化,充分发挥立法在乡村振兴中的保障和推动作用。《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多位专家处获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牵头,乡村振兴法目前已经启动了立法相关程序,到2020年之前有望正式发布。

乡村振兴法已启动立法相关程序

现阶段各有关部门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乡村振兴制度框架的建立。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该规划不久后会全文印发。此外,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也正在研究制定中,目前初稿已经形成,今年也有望出台。而已经启动立法程序的乡村振兴法,正如中央一号文件所要求,重点将是通过法律的形式,保障乡村振兴的投入以及农民的相关利益。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抓紧研究制定乡村振兴法的有关工作,把行之有效的乡村振兴政策法定化,充分发挥立法在乡村振兴中的保障和推动作用。《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多位专家处获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牵头,乡村振兴法目前已经启动了立法相关程序,到2020年之前有望正式发布。

  据了解,现阶段各有关部门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乡村振兴制度框架的建立。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该规划不久后会全文印发。此外,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也正在研究制定中,目前初稿已经形成,今年也有望出台。而已经启动立法程序的乡村振兴法,正如中央一号文件所要求,重点将是通过法律的形式,保障乡村振兴的投入以及农民的相关利益。

  “乡村振兴的投入和组织动员等都需要通过立法来保护,否则很难确保地方的积极性。通过立法强化,可以更好地保障乡村振兴战略所需要的土地、资金、人才等要素落实到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有分析指出,乡村振兴战略的内容包罗万象,立法一定要和深化农村改革相结合,破除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一方面,立法需要及时修改和废止不适应的法律法规,推动乡村要素自由流动;另一方面,立法也需要提前排除改革过程中可能遭遇的问题,例如耕地怎样能得到更好的保护等。

  除了搭建制度框架外,乡村振兴其他方面的工作也在加速推进。以实施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为例,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李全新表示,到2020年之前,我国将创设一批政策制度和技术标准,构建一批因地制宜的综合技术模式,实施若干整县推进试点,打造30个乡村振兴科技示范县。还要围绕支撑引领乡村振兴实现质量发展、绿色发展、融合发展、创新发展,重点突破10项重大前沿颠覆性技术等。

  一位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中央分别提出了五大制度建设、五大体系建设和五大具体措施。其中制度建设中,有一项是目前正在改革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在具体措施中,也提出了要通过产业发展等,进一步把集体经济做强做大。值得一提的是,7月12日,农业农村部正式发文,同意吉林、江苏、山东等三个地区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省试点,此外还有河北省石家庄市等50个地市、天津市武清区等150个县(市、区)也同时成为了试点单位。据悉,整省试点到2020年10月底结束,整市和整县试点到2019年10月底结束。

  而围绕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我国也将制定一部专门的法律。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中央农办副主任韩俊表示,目前还没有一部专门法律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组织架构、成员身份、权责关系等作出明确规定。随着农村集体资产总量不断增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参与市场竞争越来越频繁,对专门立法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也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几项立法工作中的其中一项。

  据悉,去年开始实施的《民法总则》已经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列为特别法人,这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各地在推动地方立法方面也已经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人大都颁布了《农村集体资产管理条例》,为全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提供了有益参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的起草、制定是由农业农村部、中央农办牵头。

  韩俊表示,下一步,要推动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列入国家立法规划,并尽快启动立法调研,深入研究集体成员确认,责任财产界定等重点难点问题,随后在调研基础上尽快启动法律草案的起草工作,对组织登记制度、成员确认和管理制度,组织机构设置和运行制度、资产财务管理制度、法律责任制度、监管制度等作出全面的规定。(经济参考报 林远 班娟娟)

乡村振兴激活各类资源要素

今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局之年。在过去相当长时期内,资金、土地、人口等要素由农村单向流入城市,造成农村严重“贫血”。如今,在各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借助真金白银的“硬投入”、更加健全的政策“软环境”,使乡村振兴迸发出了磅礴动能。

  一产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领跑,返乡下乡“双创”人员累计达740万人——

  乡村振兴激活各类资源要素

  今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局之年。在过去相当长时期内,资金、土地、人口等要素由农村单向流入城市,造成农村严重“贫血”。如今,在各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借助真金白银的“硬投入”、更加健全的政策“软环境”,使乡村振兴迸发出了磅礴动能——

  盛夏时节,田野处处生机勃勃。最新数据显示,乡村振兴战略激发了各类资本投入农业农村的信心与热情,第一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领跑二三产业。今年1月份至6月份,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实现营业收入4200亿元,同比增长15%。目前,返乡下乡“双创”人员累计达740万人,全国农村网商超过980万家,带动就业超过2800万人。共享农业、创意农业等新业态不断涌现,看好农村发展潜力的人越来越多。

  乡村振兴战略持续推进,各地区破除体制机制弊端,让农村资源要素活跃起来,让广大农民积极性迸发出来,让全社会支农助农兴农力量汇聚起来。

  “四梁八柱”全面搭建

  诸多现象显示乡村振兴的“四梁八柱”正全面搭建。在中央农办副主任韩俊看来,这体现在“八有”:有国家战略规划引领、有党内法规保障、有日益健全的法制保障、有领导责任制保障、有一系列重要战略重大行动重大工程支撑、有关心农民的关键小事全面部署安排、有全方位的制度性供给、有解决“钱从哪里来”问题的全面谋划。

  乡村振兴,规划先行。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编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从深入田间地头开展调研,到紧锣密鼓地编制阶段性规划,明确了2020年和2022年的目标任务,细化了工作重点和政策措施,为分类有序推进乡村振兴提供了依据。目前,有关部门正加强各类规划的统筹管理和系统衔接,形成城乡融合、区域一体、多规合一的规划体系,防止一哄而上、急于求成。

  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介绍,作为统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部门,新组建的农业农村部将工作目标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奏响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品牌强农的主旋律;将工作领域从抓农业迅速转变到农业农村并重上来,统筹推进农村社会事业、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牵头组织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积极推动乡村文明建设。同时,各地也建立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领导责任制,党政一把手是第一责任人,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战略内涵丰富,实施起来需要找好突破口。当前,农业农村部正以编制村庄布局规划为重点,科学有序推进乡村建设;以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为重点,加快健全现代乡村产业体系;以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为重点,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以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为重点,强化乡村人才支撑;以加强乡村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加快改善农民生产生活条件;以推进乡村善治为重点,提升乡风文明水平。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是看财政是否优先保障乡村振兴战略落在实处。在财政部编制的2018年至2020年三年支出规划中,特别强调要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稳定的资金保障。当前,财政部正抓紧制定专项方案,加快健全完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使用机制和政策,一方面拓宽资金筹集渠道,一方面引导撬动更多社会资金投入乡村建设。

  五个振兴系统推进

  我们要建设什么样的乡村?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20字的总要求。我们要怎样建成这样的乡村?今年全国两会,中央提出要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五个振兴”系统推进。沿着五个振兴的方向,多省相继出台指导意见、战略规划、行动方案,推动乡村全面振兴。

  产业振兴是重点。江西省以发展现代农业为方向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定南县大坝村绿色蔬菜基地每个大棚都联接了互联网平台,远在珠三角的消费者可通过“菜叔菜婶”互联网平台实时跟踪蔬菜长势,蔬菜平均售价达30元一斤。山东平度市的多家农民合作社,开起了牡丹花会,办起了乡村大食堂,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路上阔步向前。

  人才振兴是硬支撑。四川省积极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已累计培训职业农民18.2万人,在21个科研院所和62个县开展创新创业改革试点。湖北省推进“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的“三乡工程”,将目标锁定在推动100万市民下乡,吸引10万能人返乡,引进1万企业兴乡。各地从政策推动到乡情感动,打开了各类人才流向乡村的大通道。

  文化振兴是软实力。以文惠民,以文富民,吉林让文明在潜移默化中浸润乡土、滋养乡情。全省9336个行政村全部建立了“新时代传习所”。农民不仅可以及时获知“三农”政策,还可以学习种植新技术。在吉林,每4个行政村就有3个建了文化小广场,在白山黑土间搭起了孕育农村好风尚的舞台。

  生态振兴赢绿色。浙江省坚持不懈以“千村示范、万村整治”为先手,一鼓作气治污水、一抓到底治垃圾、一以贯之治农厕,全面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如今正开展“五美联创”,打造“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一镇一天地、一线一风光、一域一特色”的大美格局。

  组织振兴促善治。广东省今后5年每年选派不少于1000名优秀党员干部到乡村振兴一线干事创业。山东建立村级组织运转经费增长机制,制定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意见,力争3年内基本消除空壳村。各地纷纷向贫困村、软弱涣散村、集体经济薄弱村选派第一书记、派驻村工作队。

  优先“三农”要素供给

  解决好“三农”问题,根本在于深化改革,最大限度地激发各种资源要素的活力。各地抓住“钱、地”等关键环节,推动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促进公共资源城乡均衡配置,加快形成新型工农城乡关系。

  当前,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进入收尾阶段,17个省份向党中央、国务院提交基本完成报告;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央试点县增加到1000个,预计2019年年底前,全国农村集体资产的家底将全都摸清;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启航,试点地区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农产品收储制度改革等稳步推进。总体看,一系列关乎农业农村发展的重大改革已经取得初步成果。

  激活三块地。承包地、宅基地和经营性建设用地关系农民生计。长期以来,土地出让收益,“取之于乡,用之于城”,直接用在农村建设的比重较低。今年以来,自然资源部通过创新政策机制,把土地增值收益这块“蛋糕”切出更大一块用于支持乡村振兴。山东将思路放在优化城乡建设用地布局上,正研究盘活土地存量资源的办法,建立省级土地指标交易平台,土地指标收益全部用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让沉睡资源活起来。

  用好“三个钱”。强化财政投入、撬动金融投入、引导社会资本投入是解决乡村振兴资金问题的渠道。“由于历史原因,广东推进乡村振兴工作基础较薄弱,存在一定欠账。如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明显,岭南乡村特色风貌、乡土文化传承缺失。”广东省副省长叶贞琴说,今年广东突出支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安排616.8亿元,比上年增长125.9%,规模历年最大,增长幅度历年最高;加上其他“三农”资金,总规模预计达1054亿元。(经济日报 乔金亮)

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突破三大难关

  中共中央政治局不久前召开会议,审议《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细化实化工作重点和政策措施,部署若干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形成了今后五年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的政策框架。要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未来的改革中尚需克服三大难关。

  中共中央政治局不久前召开会议,审议《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细化实化工作重点和政策措施,部署若干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形成了今后五年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的政策框架。要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未来的改革中尚需克服三大难关。

  首先,要解决人才短缺的问题。一方面,随着城镇化、工业化的快速推进,农村人口尤其是年轻劳动力加速向城市地区转移,“空心村”“老龄村”等成为普遍现象,有数据显示,两年前我国农村老龄人口的比例就已经高出城市数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无论是产业发展还是乡村的社会文化生态等建设,都需要高素质专业化人才投身其中,然而,目前大多数农民的科学文化水平仍然远远不能满足乡村振兴的需要。

  当前亟须推动乡村人才振兴,把人力资本开发放在首要位置,强化乡村振兴人才支撑。一要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全面建立职业农民制度,完善配套政策体系,支持新型职业农民通过弹性学制参加中高等农业职业教育,创新培训机制,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专业技术协会、龙头企业等主体承担培训等;二要发挥科技人才支撑作用,全面建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到乡村和企业挂职、兼职和离岗创新创业制度;三要鼓励社会各界投身乡村建设,建立有效激励机制,吸引支持企业家、专家学者、技能人才等,通过各种途径服务乡村振兴事业。

  其次,要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很多“三农”领域目前仍是投资洼地,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严重滞后,农业投融资渠道有限,资金的解决途径严重不足。多年来,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例如通过不断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调动更多社会资金、金融资本投向“三农”。农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的财产权等“两权”也开始被允许作为抵押物向金融机构贷款,以期有效盘活农村资源、资金、资产,增加农业生产中长期和规模化经营的资金投入。受到各方面利好的刺激,农业投资,尤其是一些新产业如乡村旅游业的投资增长率保持了快速增长。

  下一步,应开拓投融资渠道,强化乡村振兴投入保障。一要确保财政投入持续增长,建立健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财政投入保障制度,公共财政更大力度向“三农”倾斜,确保财政投入与乡村振兴目标任务相适应;二要拓宽资金筹集渠道,包括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进一步提高农业农村投入比例等;三要提高金融服务水平,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金融需求。

  再次,要解决农民增收的问题。当前,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农村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长较快,连续八年农民收入高于城镇居民,但农民增收的难度在加大,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的幅度也在减小。提高农民等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关键所在。未来,要依托乡村振兴战略,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基础性作用,深化包括人力资本创新、农业经营制度和农村产权制度等多方面改革,建立起有利于农民增收的制度环境和内生机制。要进一步促进农民就业创业,理顺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探索完善农产品价格支持等,强化工资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使其形成稳定的增收来源。(经济参考报 林远)

中国证券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180749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19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