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开天价罚单 谷歌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欧盟18日对谷歌公司以违反反垄断法重罚43.4亿欧元,再创欧盟罚金纪录。谷歌已表示将对此提出上诉。天价罚单往往是最吸引眼球的,这也是所有反垄断案件中最具威慑力的部分。然而,对于产业市场和消费者的实际影响,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欧盟开出43.4亿欧元大罚单

  欧盟18日对谷歌公司以违反反垄断法重罚43.4亿欧元,再创欧盟罚金纪录。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在裁决中表示:“谷歌利用安卓为载体,来巩固搜索引擎的主导地位。这样的做法导致竞争对手没有机会去创新,以及展开有意义的竞争。”

  欧盟指出,谷歌必须在90天内“整改”,彻底停止违法行为,否则其将对母公司缴纳全球日均收入5%的罚款。

  业内人士指出,欧盟针对谷歌和三星等手机厂商之间安卓系统的使用协议,指出了其明显存在的问题。首先,谷歌免费提供手机软件,但同时也要求手机厂商如果想要获得Google Play应用商店的授权,需要预装谷歌搜索引擎和Chrome浏览器。欧盟强调该做法存在问题。谷歌实际上将Google Play应用商店关联至11款应用,包括谷歌地图(Google Maps)、Gmail和谷歌文档(Google Docs)。

  欧盟还表示,谷歌向手机厂商和运营商付费,让它们在手机上以排他性方式预装谷歌搜索应用,这也是违法的。谷歌曾于2011年至2014年如此行事,当时谷歌制定了所谓的“反碎片化”协议,防止手机厂商使用修改过的安卓版本。(中国证券报)

罚款仅是新一轮交锋的开端

谷歌已表示将对此提出上诉,其CEO Sundar Pichai也于当日在谷歌官方博客发文表示,安卓系统并未减少竞争,而是带来了更多竞争,对欧盟的指责进行了反驳。

  魏士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根据欧盟以往的处罚实务来看,如果企业提出上诉,处罚一般会暂停,以在法院判决之后再正式执行。“实际执行中因为罚款数额巨大,执法机构为了避免出现回转性错误,一般会先暂不执行,等诉讼结果出来了再说。”他说。

  谷歌一旦上诉,该案的不确定性就会大增。

  “大的罚款一般都会和解结案,因为两边都不愿冒太大风险。”魏士廪解释称,“对执法机构来说,其风险是行政处罚被法院推翻,这在欧盟和美国都有过先例;而对企业来说,走完上诉程序将耗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成本。双方基于各自的利益考虑,最后和解的可能性比较大。”

  谈及罚款之外的整改要求,魏士廪认为,谷歌基于安卓系统的运营模式应该会做出一定调整。“这是处罚的核心点,如果在这一点上都不做出改变,执法机构就没有权威了。”他说,“(谷歌)至少形式上会做出一定的改变,虽然最终效果如何还不一定。和解肯定是双方都要做出一些妥协和退让。”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认为,谷歌对欧盟法律的违反,是因为同时满足了其安卓系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免费开源系统附加了软件预装两点要素。

  “如果我现在来做一个免费开源软件并附带捆绑,这就不会有问题。谷歌的问题主要还是安卓系统在欧盟具备了市场支配地位,在此情况下继续捆绑预装就可能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了。”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Pichai在文章的最后表示,截至目前,正是得益于安卓系统的商业模式,谷歌才不必因使用其技术而向手机制造商收取费用,或是采取严格控制的分销模式。这也被外界解读为他在暗示,强迫谷歌停止捆绑的做法将改变可以免费使用安卓系统的现状。

  李俊慧认为,安卓系统即使改为收费,也会在特定地区或市场,未必会在全球范围。“但是一旦安卓系统在欧盟地区收费,势必会对该地区手机预装系统产生影响。这会给其他独立系统产生新的机会,但也会增加继续搭载安卓系统手机的成本并影响最终定价。”(21世纪经济报道)

谷歌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天价罚单往往是最吸引眼球的,这也是所有反垄断案件中最具威慑力的部分。然而,对于产业市场和消费者的实际影响,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天价罚单往往是最吸引眼球的,这也是所有反垄断案件中最具威慑力的部分。然而,对于产业市场和消费者的实际影响,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在谷歌给第一财经发来的材料中,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称,欧委会针对的安卓及其商业模式的罚单,忽略了安卓手机与iOS手机竞争的事实,也忽略了安卓为成千上万的手机制造商和移动网络运营商提供了更多选择的事实。他说,世界各地有数百万的企业依靠自己开发的安卓应用为生,数十亿消费者使用着廉价的安卓手机。

  维斯塔格则描述说,谷歌的搜索引擎是其旗舰产品。谷歌每年都从广告中获取超过950亿美元收益,比如那些展示给谷歌搜索(google search)用户并让他们点击进去的广告。这些收入很多得益于智能移动设备的兴起。

  代表谷歌案投诉方的游说组织FairSearch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谷歌的安卓系统是全球应用最广泛的操作系统,在全球80%的智能手机上使用,并且安卓应用还传导到其他设备上。该组织于2013年3月通过提交一项投诉,提示欧委会谷歌在安卓领域的滥用,引发了欧委会的调查。

  虽然在一些市场机构看来,仅从罚单金额来看,50亿美元的高额罚单,就已相当于荷兰每年为欧盟贡献的预算额,也高于美国、中国或其他国家反垄断部门所开出的罚单。

  但前述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说,40多亿欧元的罚金只占到今年谷歌预期营收额的不足4%,从百分比上比其他类似案子更低,因此对谷歌并没有什么本质影响。唯一重要的部分是,这个决定是否能让谷歌改变其现有的商业行为。它必须遵守竞争法,允许其他竞争者创新,而不是用垄断力量将他们赶出市场。

  该组织的法律顾问、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 Chance)布鲁塞尔合伙人托马斯(Thomas)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评论说:“这个申诉拖了5年,因为谷歌使用了所有手段来拖延,FairSearch最终非常满意地看到这些反竞争的行为都被禁止了。”

  托马斯说,这是规范谷歌在安卓相关的滥用行为的重要一步,而在智能电视等领域,谷歌也在用同样的行为阻止竞争。

  从一般搜索服务,到安卓生态系统,本次让业界更为关注的是,谷歌的网络广告业务生意庞大。若欧盟对搜索广告(Adsense)案进行调查,对其网上广告作出处罚,料将使谷歌损失严重。对搜索广告(Adsense)业务调查的初步结论是,谷歌也违反了欧盟的反垄断法。

  这一切的背后是持续数年的拉锯战和方向转换,最终欧盟取得突破。比如,2016年4月下旬,欧委会初步认定,谷歌在欧洲移动市场滥用了其主导地位,给安卓设备制造商和网络运营商设置了不公平的限制。欧委会当时向谷歌下达了“异议声明”(Statement of Objections),谷歌有12周时间进行回应。不过,谷歌针对上述指控,迅速在官网回应称:“我们十分重视此事,但我们同时相信,谷歌的商业模式让厂商保持较低的成本和极大的灵活性,同时也能让消费者对自己的设备拥有前所未有的控制权。”(第一财经)

中国证券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180749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19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