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期市

一路向西看甜菜

作者:边舒扬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2017-10-13 07:09

  甜菜糖在最近几年发展迅猛,作为增长潜力最大的内蒙古地区,将很快超过新疆成为我国第一大甜菜糖生产基地。2017年9月下旬,笔者作为涉糖投研机构、贸易商、投资者组成的调研组的参与方深入内蒙古地区,重点调研了多家甜菜糖厂。

  2017/18榨季内蒙有5家集团8家糖厂,18/19榨季生产企业预计将扩张至8家集团16家糖厂。赤峰地区糖厂集中度高,目前已建成3家糖厂,在建3家糖厂。乌兰察布目前拥有2家糖厂,兴安盟已建1家在建1家,通辽已建1家在建1家,张北已建1家,锡林郭勒盟在建1家,包头在建1家,呼伦贝尔在建1家。

  内蒙古地区甜菜收购价格稳定,赤峰的几家糖厂近三年签约的地头价一直维持在520元/吨,包头的新糖厂敕勒川由于多年未种植因此收购价为450元/吨,不过各厂因为种植半径的不同,到厂价也因为运费导致有所差异。

  内蒙古地区甜菜种植分为大户和小户种植,糖厂更愿意和大户签立订单,订单一年签一次。划分大小户以100亩为界限,像敕勒川这样的新糖厂只签约大户。这主要是因为大户种植较为稳定,甜菜含糖率整体较高,收割起来也比较方面。

  甜菜菜丝含量的高低主要取决于纬度和海拔,张北位于“坝上草原”张家口,因此糖分最高。而由于甜菜是轮作作物,因此像包头的敕勒川糖厂由于多年未种植甜菜,因此尽管包头的纬度较低,其菜丝含糖依旧能够达到16%-17%。

  北方由于地域辽阔,甜菜种植都处于广阔的平原和高原地区,因此有利于开展大规模机械化种植,一些老糖厂的机械化率相对会低一些,但是像荷马、敕勒川糖厂已经实现全面机械化。

  甜菜种植主要有直播和纸筒两种方式,除个别机械化极高的糖厂以直播为主外,其他糖厂都采用的还是直播和纸筒相结合的方式。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直播甜菜糖分高,且比较省工,可以开展大规模的机械化但是在初期容易受到风沙等灾害影响,保苗率低;而纸筒移栽抗风沙、干旱能力强,增加有效积温,生长期更长,保苗率能够达到95%,但是甜菜形状受到影响,糖分比直播少0.5个百分点。像个别糖厂为了防范风险,一般建议大户采取一半直播一半纸筒的策略。

  了解甜菜压榨周期的人都知道,甜菜于每年的10月-11月仅有两个月时间可以收割,如果收割不及时会冻在地里,无法起收。冻住的甜菜即便是收上来了,不能化冻,一旦化冻了,糖分会随之大量流失。甜菜在收割后,将会存储起来,这和甘蔗随砍随收的情况大不相同,存储期一般仅为120天,一旦超过存储时间就会形成烂菜。16/17榨季,由于甜菜收购量超过糖厂产能,很多糖厂不得已超负荷生产,4家糖厂开工时间超过150天,最终反而使得甜菜出现了大面积的浪费。像博天加工能力只有100万吨,但收购了150万吨甜菜,因此部分糖厂有意控制甜菜种植面积和收购量。

  内蒙古大多数糖厂处于蒙东地区,该地区毗邻东北,拥有大面积的玉米种植区,因此甜菜的主要竞争作物就是玉米,随着国家“供给侧”改革的开始,内蒙古东北部及中部后山地区力争要削减200万亩的玉米种植面积。此外,国家取消了玉米临储政策,改为对生产者补贴的政策,玉米价格回归市场。这导致玉米价格大幅下跌,而甜菜采用的订单制,每年的收购价格稳定,因此内蒙古地区甜菜种植面积大幅增加,这也是导致16/17榨季甜菜糖大幅增加以及烂菜现象的主要原因。

  内蒙古地区的糖厂普遍在考虑问题时首要考虑当地农户的利益,糖厂通过帮助农户降低种植成本来提高比价,从提供种子到施肥,再到打叶收割,给农户提供各种帮助,取得了当地农户的信任,塑造了糖厂和农户互利共赢的和谐画面。

  内蒙古甜菜制糖存在两大副产品,颗粒粕和糖蜜,除了拥有酵母厂的糖厂以外,剩余糖蜜和颗粒粕军拥有销售,利润收益较为客观。颗粒粕作为饲料,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拥有较丰富的蛋白质、纤维素、糖分以及甜菜碱、活性酵母、维生素、微量元素及生物活化因子,平均每20吨甜菜出1吨颗粒粕,出厂价约为1700-1900元/吨。甜菜糖蜜则应用广泛,主要在食品工业、饲料添加剂、发酵制乙醇等多个领域。(甘蔗糖蜜更便宜,但是含糖低,酵母活性不如甜菜糖蜜产出高)甜菜糖蜜出厂价大致在1200-1350元/吨。

  内蒙古地区的甜菜发展目前正处于最好的时机,我们看到了内蒙古甜菜发展的美好未来。内蒙古地区相比较新疆、黑龙江地区拥有更高的自由度,上下游产业链齐备,相比较广西、云南,拥有更先进的生产理念和生产效率,生产成本上也更有竞争力。2年后,内蒙古将超过广东成为我国第三大食糖生产基地,届时将面临更大的机遇和挑战。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