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公司 > 公司新闻

甘薇晒“亏空”账本 但贾跃亭入账400亿却有百亿的去向仍是谜

作者: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2018-01-04 07:55

 

  编者按:假作真时真亦假。虽然远走美国,“下周回国”也几成笑谈,却丝毫不妨碍贾跃亭继续用“独特”的方式演绎自己的故事。

  1月2日,贾跃亭通过社交媒体发声,称已委托贾跃民、甘薇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责任。随后,其妻甘薇在微博发文称,2014年以来,贾跃亭共计入账资金166亿元,其中减持股票所得97亿元,股权质押融资余额69亿元;支出股权投资约16亿元,经营投入约152亿元,另外支付股权质押融资利息支出17.4亿元,合计185亿元。

  按照甘薇的这一说法,贾跃亭不仅未能从这些入账资金中收益,反而有20余亿元的亏空。然而,通过对公开资料的梳理,外界发现贾跃亭个人近几年的资金账本,可能与甘薇所言存在巨大出入,巨额资金去向仍然是个谜。仅仅是减持资金,实际数据就与甘薇的说法存在较大差距。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6月到2017年1月,贾跃亭减持乐视网套现117亿元,加上乐视非上市系转让乐视影业等企业股权,亦套现42.6亿元左右,两者合计159.6亿元。

  根据公开数据测算,2014年以来,加上贾跃芳减持所得,贾跃亭通过减持、质押、关联交易、挪用资金等手段,入账资金至少400亿元,支出则至多270亿元,有约130亿元的巨额资金盈余仍无明确去向。

甘薇晒“亏空”账本 但贾跃亭入账400亿却有百亿的去向仍是谜

  减持、转让套现182.6亿,质押超百亿

  1月2日,贾跃亭通过个人公众号,发布了对北京证监局此前责令其回国解决问题的回应,声称已委托甘薇、贾跃民全权代行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并称会竭力清偿债务和消除影响,配合上市公司解决债务问题。随后,甘薇在微博上发布了上述内容。

  贾跃亭从乐视减持、其他方式获取的资金,主要来自减持乐视网股票、股权质押、关联交易等三个重要部分。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2015年5月25日,在乐视网股价达到顶峰实际,贾跃亭抛出了一份巨额减持方案,计划共计减持1.48亿股股票。当年6月1日到3日,贾跃亭以约71元的均价,减持乐视网3524万股,共计套现超过25亿元。数月后的10月30日,贾跃亭第二次减持,涉及数量为1亿股,减持金额32亿元,两次合计约为57亿元。

  贾跃亭的第二次大规模减持,发生于2017年1月乐视总额168亿元的融资之时,通过转让乐视网股权套现金额超过60亿元。去年1月,是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嘉睿汇鑫”)携150亿巨资驰援贾跃亭,并以每股35.39元的价格,受让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总对价为 60.41亿元。

  然而,加上转让乐视致新、乐视影业股权所得,贾跃亭套现金额远不止此。入股乐视网时,嘉睿汇鑫以10.5亿元的价格,接手乐视控股将所持乐视影业1.26亿元注册资本;第三部分,是嘉睿汇鑫以26.5亿元的价格,受让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乐视致新的4417亿元注册资本,而前者也是贾跃亭的关联方,两者合计为37亿元。

  另外,贾跃亭的乐视非上市体系还通过出售资产获得一定资金。根据融创中国2017年8月披露,当年3月,融创下属公司分别以2.2亿元、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投资、上海隆视各50%股权。

  由此可见,2015年6月份到2017年1月份,短短一年半时间里,仅仅减持、转让乐视网股票,贾跃亭先后累计套现金额就已达到117.4亿元。如果加上上述转让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等部分股权套现金额,贾跃亭所获资金就已达到159.6亿元之巨。

  如果加上贾跃芳减持所得,贾氏姐弟套现规模更为巨大。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1月到2015年2月,贾跃芳累计减持乐视网5000万股。按照减持时间测算,贾跃芳套现金额亦达23亿元左右。贾氏姐弟仅减持、股权转让便已套现182.6亿元。

  减持套现之外,股权质押是贾跃亭变相套现的另外一大渠道。根据统计信息,2013年以来,贾跃亭共办理36笔股权质押,其中明确解押的仅15笔。经梳理统计,截至目前,国开证券、中信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东方证券、中泰证券、西南证券、民生银行与贾跃亭均存在股权质押,未有明确解押公告。

  质押数量最多的一次,是在2015年10月26日,质押数量为5.17亿股。而截至目前,贾跃亭持有乐视网10.24亿股,已质押10.2亿股。这是2017年乐视网10:10送股除权后的数据。

  2015年10月,贾跃亭大规模股权质押时,乐视网均价一直处于53元上方。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贾跃亭2012年、2013年发行的信托计划,初始质押率不高于 40%。据此计算,仅2015年10月质押的5.07亿股,就可融资100亿元以上,与甘薇的说法出入较大。

  关联欠款+挪用超百亿

  高位套现、股权质押只是贾跃亭套取资金的部分手段。贾跃亭所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也通过关联交易、资金占用等方式,从乐视网大量抽血。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底,乐视网的应收账款达到 86.86 亿元,同比增加 158.51% 。到了2017年9月底,这一数据已激增至97.4亿元,比去年底增加了近60亿元。

  在这些应收账款中,来自关联方的部分占了绝大多数。数据显示,2016年底,乐视网关联方应收款余额38.02 亿元,占比 43.77% 。而2017年6月底,关联方应收款余额52.4亿,占比高达51.85%。

  除业务上形成的应收账款,关联方资金占用是更直接的手段。2017年三季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乐视商务、乐帕营销、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分别占用乐视网2.43亿元、8796万元、122万元、5282万元资金,占用资金金额合计3.85亿元。

  根据2017年半年报数据,截至去年6月底,乐视网向关联方拆入资金共计约1.4亿元,拆出资金则达7.2亿元左右,净拆出约5.8亿元。

  非上市体系对乐视网形成的应收款、资金占用,目前具体规模不得而知。即便按2017年中报数据计算,合计金额也高达62亿元左右。而1月2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公司一直持续推动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处理,但截至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方案。

  引入股权融资,对乐视非上市板块更为重要。2014年9月,乐视影业获得3.4亿元投资;2015年11月,乐视手机以55亿美元的估值,获得5.3美元融资;2015年、2016年,乐视体育完成两轮共计获得88亿元融资;2016年,乐视汽车宣称完成了10.8亿美元首轮融资。

  而乐视网发起成立的一些并购、产业基金,乐视控股也参与其中。2014年4月, 乐视网曾发起成立领势投并基金,当时预计基金规模为5亿~10亿元。而乐视网、乐视控股分别在该基金出资1000万元、9000万元。

  此外,2016年3月,乐视网全资子公司北京乐视流媒体广告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流媒体),出资550万元以55%的股权比例,联合深圳市鑫根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起成立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下称乐视并购基金),该基金募集规模达100亿元,仅一期规模就达48亿元。乐视网、乐视控股共同出资的乐视云计算公司,也进行了融资。而这些资金中,是否流入乐视控股或贾跃亭之手,目前尚不得而知。

  非上市板块的股权融资,不少被贾跃亭挪用。根据多家媒体报道,2016年4月至7月间,贾跃亭将乐视体育B轮融资的40亿元分批挪用予乐视控股,主要用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业务。此后,乐视控股陆续还款10多亿元,目前剩余约25亿元资金尚未归还。

  融创中国今年8月末披露,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乐视影业对乐视控股的其他应收款达到17.08亿元,这相当于乐视影业2016年营业收入的1.5倍。

  根据上述数据简单测算,最近几年里,贾跃亭通过减持、股权质押、关联交易、挪用等方式,至少从乐视网、乐视非上市体系获取资金近386.6亿元以上,远超甘薇所说168亿元。而这还不包含此前曾挪用易到13亿元资金,合并计算之后,贾跃亭最近几年来获取的资金约400亿元。

  甚至连原乐视网高管,也成为贾跃亭获取资金的“通道”。2017年12月5日,方正证券公告称,原乐视网副董事长刘弘、财务总监杨丽杰,分别将650万、480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方正证券,分别融资1亿元、8000万元。两人融资资金是否为贾跃亭抽走,目前不得而知,但该公司前高管此前对媒体称,贾跃亭高位减持,却不准高管减持,反而要高管“填坑”。

  贾跃亭通过腾挪乐视影业股权,至今尚有部分资金云遮雾罩。2017年1月,嘉睿汇鑫携150亿元巨资驰援乐视,购买乐视影业的股权比例为15%。转让后,乐视控股仍持有乐视影业28.3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但在去年7月,乐视网披露称,嘉睿汇鑫已持有乐视影业 21%股权,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1.81%。 去年12月25日,乐视网再度披露,嘉睿汇鑫拟对乐视影业增资,增资后持有乐视影业40.75%股权,乐视控股持股比例进一步降至16.3592%。而嘉睿汇鑫新受让的6%股权,发生于何时、价格,以及增资后的股份中,是否涉及乐视控股转让,双方迄今没有披露。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