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公司 > 公司新闻

从坐地起价到随行就市 A股壳资源交易剧变

作者:吴正懿来源:上海证券报2018-06-13 08:19

  市场的变化也深刻影响着壳交易的博弈生态。据上证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约有20多家上市公司筹划易主事项。但与两年前坐地起价的盛况不同,如今壳资源溢价幅度已急速收窄,平价转让成为主流。

  “壳资源贬值的直接原因是二级市场持续波动,深层次原因则与监管环境、IPO常态化等有关。”资深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与两年前的易主热潮相比,今年控股权转让交易的重要特点是从主动到被动,“在去杠杆背景下,控股股东出现资金问题的案例增多,不得已被动让渡控股权筹资纾困。”

  坐地起价现象不复存在

  6月1日,山东章鼓披露,大股东章丘公有资产公司与亚都科技未能达成协议,决定终止股权转让。5月18日,公司曾披露大股东拟将所持29.81%的股份转让给亚都科技。

  据上证报记者统计,这是今年以来终止的第6单易主案例。此前,金新农、群兴玩具、英飞拓、南纺股份等公司也曾筹划易主事项,但均告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价格体系。据山东章鼓披露,原计划的股权转让价格范围为:不低于停牌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90%,不高于停牌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110%。与之类似,正停牌筹划控股权变更事项的腾信股份也披露,预计交易价格以停牌前一交易日收盘价为基础,同时参考停牌前20个交易日均价确定交易价格。

  回看2016年易主高潮期,溢价50%以上的易主案例比比皆是,个别案例转让溢价达2倍以上。“现在卖方坐地起价的现象已不存在了,买方基本按照最新市价来谈。”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现在控股权转让对二级市场股价的刺激有限,买家会结合大盘情况对公司复牌后股价进行估测,不会给很高溢价。”

  部分案例出现了“讨价还价”的情况。成都路桥今年初披露控股权拟转让给宏义嘉华,但迟迟未交割,引发监管部门问询。公司6月7日披露,经双方协商,转让价格从13.99元/股下调为12.59元/股。

  据上证报统计,剔除内部转让等情形,今年以来共有20多家上市公司筹划易主事项,除少数案例出现50%以上的溢价外,其余的控股权转让多为平价,延华智能等案例甚至出现了小幅折价。

  市场波动改写博弈格局

  令人唏嘘的是,两年前易主热潮中的豪气买家,今年频繁出现在卖家席位上。

  今年2月,达意隆实控人杜力、张巍将所持6.66%的股份转让给了张颂明,后者成为实际控制人。其实,张颂明是达意隆原实际控制人,在2015年7月、2016年4月陆续将所持4100万股股份转让给杜力、张巍,转让价分别是26.55元/股和22.25元/股。杜力、张巍入主后多次筹划重组未果,最终又将“权杖”交还给了张颂明,而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仅为10.25元/股。

  “重组监管严,资金压力大,不少杠杆玩家在寻求让壳。”一中介人士对记者举例说,某机构2015年底以15元/股的价格受让股份入主某上市公司,加上壳费等其他费用及融资成本,实际持股成本高达25元/股。该公司多次重组失败后股价大幅下跌,目前股价12元/股左右,想要成本价卖壳一直未果。“现在的市场不比以前了,一倍的溢价幅度很难找到买家。”

  较为特别的是,近期个别案例设置了“分期转让”模式。如锦富技术近日披露,公司实控人富国平及杨小蔚拟分三年将合计持有的20.88%股份转让给肖鹏或其实际控制的公司,其中,本次转让1/3,2019年6月30日前和2020年6月30日前再各转让1/3。本次转让价格暂定为7.02元/股,与停牌前股价持平。另外,近期红日药业的股权转让中,出现了远期交割模式,也引发交易所关注。

  “分期转让的模式可减轻受让方的资金支付压力。”市场人士分析,拉长支付周期后,交易双方可能会按照后期的股价走势进行重新定价,有利于维护受让方的利益。

  当然,较高溢价的案例依旧存在。例如,鑫茂科技大股东西藏金杖向富通集团出售上市公司控制权,较市价溢价约62%。但需指出的是,富通集团与鑫茂科技同属光通信行业,是同行业产业资本间的控股权交易案例。

  资金链紧绷被动卖壳

  从控股权转让市场的变迁看,2016年上半年出现井喷,而当年9月重组新规实施、交易所加大监管力度后,又迅速降温,溢价同步收窄。但今年以来,控股权交易案例数量重拾升势。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