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新闻 > 海外消息

危墙下的“比特币们”(图)

作者:来源:天津日报2017-09-12 09:02

  原标题:危墙下的“比特币们”(图)

  名词解释

  ICO,是“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的简称,它和“首次公开募股”(IPO)有些类似。不过,IPO发行的是股票,筹集的是法定货币,而ICO发行募集的是虚拟货币。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

  近日,资本市场最火爆的新闻,或非ICO莫属。先是多家媒体铺天盖地热炒: “连中国大妈都去炒ICO了”“‘90后’因此一夜暴富”“很多人被割韭菜了”……紧接着,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出公告,“一刀切”叫停一切ICO,随后,代币市场全线崩跌,“一天蒸发1.6个亿”等消息频频刷屏,区块链、ICO、代币、以太坊等词汇冲破小圈子,在越来越大的圈子里“呼啦啦”飞舞,让很多人感慨自己是不是落伍了:ICO究竟是什么,为啥这么疯狂?记者采访了相关研究机构和多位参与者,告诉您一个真实的ICO江湖──

  疯狂的“货币”

  任何一种貌似疯狂的经济现象背后,多半有“暴利”二字在发威。

  ICO今年以来一下子走火,跟比特币、以太币(币圈称为“大姨太”)的持续暴涨直接相关。

  在知乎上,一位大学生提问:“大三学生手头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一位自称比原链创始人的回复:“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5年后再看看。”其回答获得了7879人点赞。

  那么,比特币有多火呢? 比特币面世7年来,从最初的好几块币才能换一个比萨,到现在一块币最高点涨至32000多元,升幅高达三万多倍。

  圈子里甚至有人给出了“一币一墅”的预期。给出这个预期的,是库神冷钱包的联合创始人孙泽宇。这位“90后”在火币网的一次论坛上介绍自己是如何走向财富自由之路:“2013年我还在大学读书,机缘巧合下,认识到了比特币的存在。当年10月17日,我拿着家里给的3万块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些比特币,万万没想到短短一个来月,比特币就从1000多涨到了8000。我的第一个100万元就这样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就赚到了。”随着比特币一路走高,他发现一些人很容易丢币(持有者一旦丢失了钱包的密钥,里面的比特币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就和朋友开发了一个项目,为比特币持有者解决这个烦恼,“通过数字货币,我已经赚到了8位数的资产。”他相信,“不出10年,比特币的身价将达到 ‘一枚=北京一套房 ’的高度。” 但他也说,“想通过炒币实现财富自由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最终实现的人屈指可数。投资一定是有风险的,靠比特币一夜暴富的想法并不可取。”

  资深IT人士赵毅说,一些项目尤其是好项目在ICO时,能够抢到“原始股”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有的项目少到只有两百来人能抢到,更多的人是在“二级市场”也就是相关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去年以来,很多代币在交易平台上一面世就是暴涨,很少有破发的。由于代币基本都是用相对成熟又涨幅惊人的虚拟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币来购买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这两种币值的暴涨。而比特币与以太币的暴涨,又反推其他代币跟着水涨船高。

  虚拟货币的暴涨、别人的赚钱效应、李笑来等名人非凡的营销术,吸引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瞩目与参与。

  当然,不能否认,ICO这种看上去似乎颇具颠覆性的募资方式──整个流程可以没有任何一个第三方,以及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认可,也是一些年轻人投资ICO的原因。

  一纸叫停令 一个小众世界浮出水面

  ICO跟IPO很像,就是某个项目首发,大家去抢购“原始股”。不过不像IPO那样需要投行等中介,是“去中心化的”,投资者可以直接参与

  很多人都是在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文叫停ICO之后,才关注这个领域的。“我还真没好好研究过ICO。”天津金融监管部门的一位中层领导对记者说。当记者咨询天津的几位投行人士、融资租赁公司负责人时,他们回复说自己的圈子里没听说谁参与,“原因一个是不太熟悉,一个是直觉风险很大吧。”

  “监管是必须的,不过没想到会一刀切。”几位ICO的参与者感叹。他们基本都是年轻的IT人士。9月4日下午,央行等七部委的公告中明确了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的本质属性,“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作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也被要求加强管理,要求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这几天,那些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机构或个人,都纷纷在退币给投资者。这其中也包括李笑来的pressone。”自称是IT工作者的赵毅告诉记者,退币是按照投资者投入的代币的个数原路退回。

  一些代币交易平台也紧急下线了部分区块链资产。云币网告知用户:“云币网在慎重讨论后决定将下线所有使用 ICO 方式发行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即将下线交易的区块链资产包括:QTUM, GXS, EOS, ANS, DGD, 1ST, GNT, REP, SNT, OMG, PAY, LUN, VEN。”

  然而,即便这些上了热搜榜的信息,很多人看了还是一头雾水:ICO究竟是什么?在知乎上,这个问题也是热搜。一位自称“硅谷混子”的网友给出了让众生点赞的回答:假设暴雪游戏公司决定开发一个新的跨时代网游,想超越当年的魔兽世界。然而因为坑实在太大,自有资金不够支撑开发,暴雪决定启动众筹。对于参与这个众筹活动的人,暴雪肯定会提供好处,其中之一,对于这个众筹打入的每一块钱,暴雪都会送参与者一枚新游戏里会流通的虚拟金币。等到游戏正式发行后,众筹的参与者既可以到游戏里面直接花了这枚金币,也可以卖了这枚金币换回人民币。而且,如果游戏十分成功,金币的流通价值会很高,很可能就不止一块钱一枚了。在这种情况下,众筹的参与者会得到丰厚的经济回报。这一类奖励,就类似ICO:用已有实际价值的货币(美元/比特币/以太币)参与项目的众筹,换得项目新发的加密币(即代币)。筹款者的好处是得到了开展项目的资金,而参与者则希望项目成功,这样手中的新发加密币很可能会升值,从而套利。当然,风险很大。“假设暴雪游戏做烂掉了,没人玩,你手里这些金币也就一钱不值。”

  “我并不认为ICO与其他经济行为有何本质区别,人们是因为不熟悉而把它神秘化了。”曾经参与过七八单ICO的赵毅告诉记者,它跟IPO很像,就是某个项目首发,大家去抢购“原始股”。不过不像IPO那样需要投行等中介,是“去中心化的”,投资者可以直接参与。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小众投资圈子,“90后”IT男士应该是其中的主流,毕竟沉浸网络久了,又容易接受新事物,对虚拟货币的认可度相对高。至于“中国大妈”都去炒ICO了,似乎有点言过其实。

  在提到ICO规模时,很多媒体都会提及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这份报告指出,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计43家。今年上半年,通过上述平台完成的ICO项目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数达10.5万。“10万人是有的,但在10多亿人口的泱泱大国里,这也还算是小众吧。”赵毅说。

  找个名人站台一天轻松圈走1亿元

  5月以来的市场ICO疯狂圈钱,随便写个介绍投资项目的垃圾白皮书,有的甚至干脆拉个所谓币圈知名的人站台,连白皮书都不写了

  ICO火爆,是从今年四五月份左右开始的。“今年春天以后,明显感觉参与越来越难抢了,很多项目都是在五分钟之内被抢光。”赵毅感叹。

  知乎上,一位产品经理感叹 :5月以来的市场ICO疯狂圈钱,随便写个介绍投资项目的垃圾白皮书,有的甚至干脆拉个所谓币圈知名的人站台,连白皮书都不写了,ICO一天就能轻松圈走1亿元的资金。按照正常的逻辑,对于一个ICO项目来说,首先要有一份比较靠谱的逻辑清晰、切实可操作的白皮书,应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呈现。“看过最搞笑的一个白皮书是这样的:30页的PPT,29页介绍比特币和区块链,1页写了自己的代币技术优于比特币,这种如果都能ICO,那真的就是来收智商税的了”。

  圈子里津津乐道的,是被戏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曾与人一起创立一个名为EOS的区块链项目,仅用5天时间就在ICO平台上融到1.85亿美元。7月2日,这一项目在二级市场市值冲到50亿美元。

  “投对了,几十倍几百倍的收益是有的”,一位从2013年就关注虚拟货币、参与ICO的技术男告诉记者。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这么幸运。记者从百度“ICO吧”里看到,一位实名认证过的网友疾呼:“ICO都狠狠地整治了!我们要求上线的垃圾币退币还钱!”其言辞相当激烈:“玄链这个众所周知的骗子!什么实质东西都没有!从最初的2.5元已经下跌至0.15,其间从未上涨过!害苦了中间的小散!下跌不怕就怕你什么都没有!白皮书里说的都是屁话!坑人!”

  赵毅对于“很多人被割了韭菜”之说,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就像股市投资一样,有的人崇尚价值投资,研究项目的白皮书,分析一个项目的市场前景,可能就押对了;也有的人光看别人挣得盆满钵盈,盲目跟风,就想投机捞一把,很可能也大赚,也可能就赔得很惨。眼下,受监管新政影响,很多代币出现了50%到100%的跌幅。不用说,在监管新政出台前刚刚进去的一拨人,损失肯定不小。但赵毅并不认为监管风险是这个市场的主要风险,“不过是让泡沫破灭的时间来得更早一点、更突然一些罢了。ICO玩到后来,有点类似于权证中的 ‘末日轮’一样,有的人明明看到风险已经很大,仍然跳进去博弈。”

  长得“帅”的发起人

  和看不懂的盈利点

  就像IPO来的钱是用于股票所对应的企业身上,ICO圈来的钱理应投向具体项目的。比特币专栏作家黄世亮研究发现,这些项目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区块链协议开发项目,立志于做一个平台(生态)。就像以太坊那样,平台成功搭建后可以让更多的开发者在平台之上搭建一些智能合约之类的东西;第二类是区块链产品类。本质上就是粘上区块链概念的软件项目。这一类项目一般是打着“不可造假、去中心化、开源、社区”等区块链最常见的概念来卖票;第三类是比较少见的,是挖矿众筹,或其他硬件产品众筹,是项目发起人有设计和制造技术,找投资者筹钱去生产。

  黄世亮说:“我读了20多份ICO币的白皮书和宣传资料,觉得所有这些项目里,最吸引人的就是那些项目发起人的照片。照片一律非常艺术化,有几个项目发起人我是线下见过面的,长相平平,但在ICO资料里,那照片太帅了。”

  黄世亮表示,我不知道这些项目组将如何花掉这么多钱?我自己组织过大型的机械制造项目的研发、设计和生产销售,觉得花几十万人民币都很难。当然我是诚实地去花钱。我真心觉得花钱很难的。这些人怎么能花掉这么多钱?好几个项目是筹完一轮,又来第二轮。我真想能看到一份ICO成功项目的现金流量表啊。

  黄世亮指出,阅读这些项目的有关资料,令人困惑的是,完全理解不了区块链协议和产品的盈利模式,这些东西除了本身的代币参与炒作之外,到底怎么挣钱?更奇怪的是,所有这些项目宣传资料里承诺给投资人的回报都是会如期发行软件,推出可交易的数字资产、会上线交易所之类的。这些不是任何一个接受投资的人最基本应该做到的吗?怎么成为最重要的承诺呢。另外项目的推广妙招还有说项目发起人自己不卖啦,让投资者先卖。他们都把自己的产品定位在代币能够升值这一点上。

  基于此,即便在ICO最火爆的那几个月,这位比特币专栏作者仍然非常理性,“我还是不打算投资任何ICO。”

  缺乏保障 欺诈难防

  在此次监管新政出台之前,对于ICO的风险,普华永道等第三方机构也早已给出了理性的分析与提醒。

  普华永道分析指出,无论哪个国家,此类项目都没有政府和司法保护,即使有,也是很少的保护。缺少法律层面的监管,仅仅靠开发团队和区块链社区天使投资人的信用背书,使得ICO缺乏保障。并且ICO的交易平台无强制要求对开发团队的尽职调查,普通项目支持者甚至对开发团队的了解仅限于官方网站及ICO公告,“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存在项目团队携款潜逃或消极怠工的风险。”此外,还存在着初创企业和项目支持者过度承诺、过度乐观、缺乏控制力等风险,“多数情况下,没人监控资金使用情况。有可能把资金存储在私有银行的法币账户里,或者数字货币钱包。在这种情形下,欺诈是很难防范的。”

  一提到ICO,总会伴随着一个对很多人来说同样陌生的概念:区块链。因为几乎所有的ICO,其募资投向的项目,都打着区块链的招牌。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区块链概念就迅速崛起,甚至有人喊出:“互联网+不流行了,流行区块链+。”

  区块链究竟是怎样的技术?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这是百度百科给出的定义。区块链的概念是在2008年由中本聪第一次提出的,并成为电子货币比特币的核心组成部分:作为所有交易的公共账簿。之后各种各样的类比特币的数字货币,都是基于公有区块链的。

  一些机构高调看好区块链技术,认为它具有颠覆性。资深IT人士赵毅却并不这么认为,“它不过就是一项新技术,应用于某些领域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更安全、更可靠,但有自己局限性,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

  普华永道的分析师也指出,“区块链技术较大程度还处于实验室阶段,很多企业想加入到这个科技新浪潮,但苦于寻找不到好的切入点。”

  而不少跟风炒作ICO的人,其实真正整明白区块链技术的,也不是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等部委的监管新规把ICO叫停了,但并没有否定区块链。“ICO是ICO,区块链是区块链”,被采访者都表示,ICO监管是必要的,眼下包括美国、新加坡在内的很多国家也都在观察、探讨如何进一步监管。但不要误会,区块链技术是好技术。

  • 相关新闻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