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公司 > 收藏

神秘的日本古董市场 我们只看到冰山一角

作者:来源:古玩元素网2018-03-12 14:02
     作为中国文物艺术品的重要货源地,日本早已是全球拍卖行觊觎的对象。苏富比(微博)、佳士得等国际拍卖行的重要瓷器,很多出自日本。中国众多拍卖行也在日本经营多年,努力开掘资源。那么,流落日本的中国古瓷资源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在多年征集之后,这些资源是否已挖掘殆尽?本刊特别采访了旅居日本几十年的张荣先生。张荣先生既是收藏家,也是古董商,近几年又成了日本关西拍卖行的董事,多年的行业视野为我们打开日本古董市场这神秘之扇提供了便利。

  神秘的古董交流会

  在日本,古董交流会是最古老的古董交易方式,是古董商群体内部的交流交易平台。在此,古董商们把自己的东西转给下家,或从别的古董商手里买东西,交流会从中收取一定的佣金,操作方式类似于拍卖行。

  比如,当年坂本五郎在“三乐会”卖掉了自己的“鼠志野”杯,以100万日元成交。由于需要扣除10%佣金,坂本这笔交易损失了10万日元,他当初买下这件东西就花了100万日元,但为了筹集资金买当天的一件青瓷瓶,只能忍痛割爱。

  据张荣介绍,日本古董界资源是一个个各自封闭、独立的“方块形”。古董商们会参加不同的交流会,但各交流会之间存在竞争关系,而且交流会是封闭的,对信誉要求极高,不是想参加就能参加的,需要几个会员联名推荐作担保,会员们同意后才能入会。比如,东京美术俱乐部。

  作为日本最高级别的古董交流会,东京美术俱乐部成立于明治时期。其会员要求是日本国内重要古董商,至少要在行业内公认的古董店里从业三年以上,才能申请入会,不接受入行一两年的新手。

  东京美术俱乐部实行股东制,股东在日本都是一流的美术商。俱乐部春秋两季举办交流会,参加者都是本会会员,并且会员之间也有等级。当年坂本五郎入会的时候,座位都是按资历排的,前排座位都为最有名望的古董商而准备。坂本当时的目标就是努力坐到前排。后来,坂本五郎曾为在“不言堂”当了10年学徒的几个徒弟购买了东京美术俱乐部的股票,为他们做入会的担保人。

  后来,坂本五郎效法东京美术俱乐部的方式,开拓了属于自己的“桃李会”。与“不言堂”一样,“桃李会”的名字也是出于“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原本只是作为坂本家族徒弟、徒孙的内部“交流会”,后来逐渐发展成为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古董交流会之一,活跃至今。

  据张荣介绍,“桃李会”是不定期拍卖,操作很简单,每年会出很多东西。最近关西拍卖上拍的一件南宋官窑八方炉,就是出自“桃李会”。每次“桃李会”都有几百位古董商参加,很多古董商都独当一面,非常活跃。

  其他比较著名的交流会还有“青山会”“大泽交流会”“福元会”“茶源会”等。张荣本人就是“青山会”“茶源会”会员。

  日本古董商多以中长线投资为主。对他们来说,老的古董商有个习惯,买了东西要捂5年以上才出手,因为刚买到的时候圈内对这件东西还有印象,5年后印象模糊了,价格也就高了,甚至可以翻倍。所以,他们一般买完东西就扔到仓库,甚至都不会看一眼。他们一般会采用表格,详细记录买入古董的时间,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拿出来卖。相比之下,短线操作只能赚差价,收益一般不高,除非是捡漏,但捡漏的概率又是非常低的。

宋吉州窑剪纸梅花碗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宋吉州窑剪纸梅花碗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 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拍 坂本五郎藏品

  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 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拍 坂本五郎藏品

南宋青白釉刻花龙首执壶 纽约佳士得2016年秋拍 临宇山人藏品

  南宋青白釉刻花龙首执壶 纽约佳士得2016年秋拍 临宇山人藏品

  日本仍是高端拍品货源地

  古董交流会这种原始的拍卖方式生命力顽强,也相对保守,几十年来,交流会的规则没有丝毫变化,而且排他性很强。当年苏富比、佳士得在日本做拍卖没有成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正在于此。但是,这并不妨碍日本古董圈的大量高端古董流向佳士得、苏富比。可以说,日本仍是国际拍卖行的高端拍品货源地,虽然经过十几年回流,不少中国文物已经回到中国,但我们现在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日本仍然藏有大量瓷器精品。

  日本人非常迷恋中国古代艺术品,千百年来,中国艺术品源源不断地流入日本。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方曾大量掠夺中国古董,而在此之前,辛亥革命后的二十几年,大批日本古董商在中国各地搜求古董,通过天津港、上海港运往日本。

  以天津港为例,资料显示,1909年至1919年,出口日本的古董占所有古董出口额的比例维持在70%至90%,可以说这期间日本几乎独占了天津的古董出口,后来才被美国赶超。当时中国古董出口成就了日本的两大古董商家族,即“茧山龙泉堂”和“山中商会”,此外还有数百位大大小小的日本古董商。

  当时的古董出口额已经十分惊人,1909——1935年,日本通过天津港海关出口的中国古董估值高达140余万两,而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实际出口古董的真实价值。富田升著《近代日本的中国艺术品流转与鉴赏》中曾摘录过一段广田松繁的《税吏·刘的故事》,可见当时海关和古董商如何使用非法手段完成古董出口:

  当时从中国购买古美术品运到国外时,来采购的外国人和日本人都同样把物品包装好后运到天津,在这儿接受海关的出国检查。

  鉴定评价这些物品的是一个姓刘的男人,他本来是个古董商,后被雇用于天津海关。因为此税金作为抵押入交英国,所以检查是在英国人列席下进行的。那时把美术品运到国外,数量最多的是山中商会,其他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同业者,税率为针对物品的价格上交三成五厘的税金。然而,一五一十的评价是受不了的。于是大家收买鉴定人刘,请他把价格估为实际的半价或三分之一。另外,货物十个中只打开两个,所以,如果碰巧是原价便宜的贱货,就把对此的估价作为标准,来征收其他货物的税金。因此,预先在货物箱子上记上号码,再给刘送上贿赂,告诉他当天开箱的号码。跟刘联络并把贿赂送到他那儿的,是饭店或旅馆的老板。这也要花很多手续费……

  另外,重量不到四贯(1贯=3.75kg)的货物可用火车运送。我在北京买的东西中,即使破损了也能修好的东西——如唐三彩和陶偶之类,经常装进木笼子里,然后从北京发送……

  在日本,虽然进口的税率是物价的十成,不过物价由我们写,所以不成问题……

  京津铁路被交作英国的抵押,铁路运输费全归英国。为此,中国人理所当然便丧失了劳动热情,以收贿和赚小费来挣钱。

明初龙泉窑六棱开光花鸟纹梅瓶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明初龙泉窑六棱开光花鸟纹梅瓶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南宋吉州窑玳瑁釉剪纸贴双凤纹长颈瓶 纽约佳士得2016年秋拍 临宇山人藏品

  南宋吉州窑玳瑁釉剪纸贴双凤纹长颈瓶 纽约佳士得2016年秋拍 临宇山人藏品

  日本因何迷恋中国高古瓷

  日本的瓷器收藏以高古瓷为主,宋元瓷器居多,尤其是宋瓷。日本人非常崇尚宋代的文化。当然,汉唐文化在日本也有很大影响,汉绿釉也是日本藏家非常重视的品类。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时,一只汉绿釉的小罐子在日本需要一二百万日元,而同期在中国最多也就几十元。那时候的古陶瓷在日本很受欢迎,反而在中国不受重视。

  虽然当年受国际平台诱导,有些藏家也拥有一些明清官窑,但充其量只是个别藏家的个人爱好,大部分日本藏家厌恶过于艳丽的明清瓷器,甚至清代官窑被他们当作工艺品,而不再是古董的概念。

  在日本,传统文化得到了很好的继承。茶道、花道、香道被合称为雅道,传承发展至今。很多建筑形式和内部装饰也都保持传统。瓷器也以更朴素、更有文人情趣的高古瓷为主,也因此看轻明清官窑瓷器。与日本对于中国古代瓷器的理解相对照,张荣认为,中国目前的瓷器市场仍然是有问题的,比如,南宋官窑的存世量极少,但居然卖不过明清官窑。

  元青花在世界范围内都属稀缺品类,所以日本的元青花存量也非常少,几乎无法征集。张荣曾经在日本养老院征集到一件元青花,以5000万日元在关西拍卖成交。

  日本茶具以明代居多,此时日本茶道刚刚兴起,中国的瓷器从余杭金山传入日本,形成日本的茶道“金山流”。大部分天目碗都是在明代流入日本的。传入日本的茶具比中国本土的茶具更厚,也稍显粗糙。张荣猜测,这有可能是考虑运输和实用,过薄的话容易破碎,而且日本人认为,这样厚重朴拙的茶具很美。

南宋龙泉窑凤耳盘口瓶 纽约佳士得2016秋拍 临宇山人藏品

  南宋龙泉窑凤耳盘口瓶 纽约佳士得2016秋拍 临宇山人藏品

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 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

  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 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

  拍卖行逐鹿日本

  在日本,各拍卖行对于瓷器精品的争夺是非常激烈的。佳士得和苏富比,在日本都有固定办公地点,中国的保利、嘉德、匡时等拍卖行在日本也征集多年。

  面对众多的征集者,日本人会选择把东西送到哪家拍卖行呢?

  一般而言,那些拥有精品瓷器的老一辈古董商会首选佳士得和苏富比,因为他们可能几十年前就与佳士得、苏富比保持着稳固的合作关系。佳士得、苏富比的信誉程度确实非常高,投入也比较大,从前期的包装、宣传到完成整个拍卖,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他们之间早已形成了一种习惯和信任。

  比如,临宇山人一定会选择佳士得。2015年9月在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就推出了临宇山人专场。而2015年在苏富比,送拍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的那个藏家,是因为得了脑溢血,觉得后代不喜欢古董,所以选择处理掉。他送拍了很多龙泉窑瓷器,还有一件汝官窑。他选择苏富比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看投入程度。

  近二三十年崛起的一些年轻古董商,看到了中国拍卖行的崛起,也会考虑把东西送到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因为对他们来说,佳士得、苏富比的门槛太高,其需求有限,同时把关、筛选非常严格,东西差一点是不收的,而且还需要有60年的收藏证明。嘉德和保利需要的上拍量大,同时并没有特别高的门槛,高中低档拍品会兼顾,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提供证书。

  日本本土的拍卖行,以中档古董为主,价格比较便宜,这也是吸引很多藏家去日本捡漏的一大原因,但实际上,张荣告诉我们,并不是所有的拍品都是价格便宜的。以关西拍卖为例,张荣表示,为了吸引人气,每年会拿出一部分自己的藏品送拍,定价非常低,以满足客户的捡漏需求,吸引藏家关注。

  在日本竞拍的人群中,中国大陆藏家、古董商占一半以上,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以及美国的买家也有不少。很多古董商为了找到又便宜、又好的货源才来到日本。

元青花贴螭龙兽面三足炉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元青花贴螭龙兽面三足炉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南宋官窑六方八卦鼓钉纹簋炉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南宋官窑六方八卦鼓钉纹簋炉 日本关西拍卖2016年秋拍

  问题在于,这件事情的另一面是,日本拍卖行就算拿到了高端古董,也不一定能拍到一流的价格。在日本的征集难主要难在定价。通常,一件瓷器在经过流转以后,日本人买到手的价格往往不便宜,自己又喜欢,所以要出手的话价格定得会比较高。征集到顶级精品对日本本土拍卖行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定价肯定会非常高,不一定能拍得出去。张荣曾经征集到过一件1.5亿日元起拍的青铜器,但是考虑再三后没有上拍,因为当时没有足够实力的客源来消耗这件东西,一旦流拍,对卖家非常不利,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弃。

  目前而言,拍卖这种现代方式虽然在日本受到的抵制大不如前,有所发展,但是,日本本土拍卖行要想崛起,与国际拍卖行竞争,还需要付出更久的时间。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