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报
ipad/iphone广告中证报二维码
首页 > 公司 > 公司新闻

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A股缘何频现创始人股东“宫斗”

分享到微信2017-01-12 08:19 | 分享到: 作者:微博来源:上海证券报

  “共患难易,同富贵难”。近阶段,A股舞台频频上演创始人股东争斗、家族内讧等“散买卖又坏交情”的戏码。上市公司创始人股东间缘何内斗频发?从诱因来看,不外乎理念不同、利益难平、股权难分;而内斗则多以股东大会为角斗场,集权逼宫为常态,对簿公堂之后又陷入持久的相互伤害,其“后遗症”往往给上市公司带来不小的伤痛。

  创始人股东如何将内部分歧限制在可控范围内,如何兼顾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值得好好思考。

  诱因:道不同不相为谋

  上周,瑞丰高材2017年第一次股东大会上演了19项议案接连遭否的一幕。否决事由主要针对一份“优化上市公司业务结构”的重组方案。瑞丰高材原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江苏和时利99.88%股权,交易价格近8亿元。同时,公司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3.89亿元。瑞丰高材表示,该方案有利于优化上市公司业务结构,实现多元化发展,提高盈利能力。

  然而,重组方案却在股东大会上折戟,根据表决结果,总计5431.27万股股份投出了反对票,导致涉及重组的议案均未获通过。进一步对比票数发现,来自中小投资者的反对票共有3106.71万股。两者相减,来自“非中小股东”的反对票为2324.56万股。

  查阅股东榜,瑞丰高材二股东桑培洲的持股数量恰好为2324.56万股。同时,公司第三、第四、第五及第八大股东常州京江通、蔡成玉、张琳及张荣兴分别持有1029.9372万股、866.866万股、688.68万股及521.23万股,将其持股数量相加,恰好就是“中小投资者”的3106.71万股。

  一份重组方案为何会遭到多位股东的“封杀”?瑞丰高材主要股东对资本运作的意见不一在本次股东会上表露无遗。事实上,公司目前可能已形成两大股东“阵营”,一边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仕斌为主,其个人持有公司22.82%的股权;另一边则是桑培洲等四名前高管股东,以及常州京江通。需要注意的是,桑培洲等四人与周仕斌均是瑞丰高材创始人股东,但却在2016年先后从上市公司离职。另一个细节是,公司2016年曾筹划引“中植系”入股的定增案,却在周仕斌提议下遭董事会拦截。此后,“中植系”旗下常州京江通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建仓。由此,各种嫌隙、利益纠葛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彻底爆发。

  2016年末,硅宝科技创始人股东王跃林、王有治两大阵营展开的内斗备受市场瞩目。王有治联合主要股东“弹劾”董事长王跃林,随后在股东大会上以压倒性优势罢免了王跃林董事职务。王有治阵营提出,罢免王跃林董事职务的原因是,后者投资了与硅宝科技有业务竞争关系的公司(湖北硅科),称其严重损害了硅宝科技、骨干员工和广大股东的利益,也违背了对上市公司、对股东的承诺。

  然而,在外界看来,投资同行公司仅是表面原因,两人在上市公司经营发展方向上的分歧才是“内斗”主因。王跃林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以投资湖北硅科为由将其罢免仅是借口,根本原因还在于双方在经营理念上的分歧:即王跃林一直主张硅宝科技要“内生增长+外延发展”,且在对外并购方面要加大运作力度;而王有治阵营则还是希望上市公司专注于当前主业,并不急于外延式发展。

  发难:集权逼宫出其不意

  在经营理念分歧的“外衣”下,权益分配不均才是创始人股东矛盾激化的根本原因。以三维丝为例,其创始人股东罗祥波、罗红花夫妇以及丘国强之间的权益之争早已暗流涌动,直到2016年以廖政宗为首的重组方入驻董事会,曾经被罗氏夫妇逐出董事会的丘国强又联合廖政宗发起反攻。

  进一步剖析其中的内斗细节,集权逼宫往往是其他股东扳倒大股东的惯用手法。三维丝三股东、前副总经理丘国强的反攻关键正是借股东大会发力,剥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罗祥波、罗红花的董事及高管职务。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

资本市场信息披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