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基金 > 专题 > 说说内幕交易那些事 > 案例回放

罗向阳案:新时代证券原高管伙同胞弟三次内幕交易被罚,弟媳意图“顶包”

作者:来源:第一财经日报2017-03-06 18:28

   (原标题:解密“罗向阳内幕交易案”:案件“顾问费”、亲属愿“顶包”)

  2015年春天,时任新时代证券总经理助理的罗向阳正在国外访学。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彼时证监会正在开展针对证券期货行业的“两个加强、两个遏制”专项检查。

  自证监会监管转型、工作重心向事中事后监管倾斜以来,针对证券行业进行的现场检查经常发生。对于这一轮专项检查,罗向阳也许并未特别在意。更何况,他从一开始就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做出层层掩护——在新时代证券之外设立公司走账、切割自己与操控股票账户的关系,案发后甚至还有家人试图“顶包”。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此次现场检查是由证监会稽查总队负责,在办案过程中发现了罗向阳的隐藏问题,检查组人员立即转变角色,开始稽查办案。

  “证券从业人员大多是普通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在学生阶段大部分是学业优秀的好学生。毕业进入了证券行业,同钱打交道,诱惑比较大。”一位证监会稽查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很多人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搞点小动作监管部门发现不了。罗向阳违法手法非常隐蔽,也存在对抗监管、串供等情形,但最后还是被处罚并市场禁入。

  蹊跷的顾问费

  罗向阳出生于1976年,河南许昌人。在了解他的人眼中,罗向阳从小成绩优秀、家庭和睦,大学毕业后曾在国海证券任职,负责债券业务。进入新时代证券之后,依然主要做债券项目,负责开拓业务、承揽项目。

  弟弟罗杨颖比罗向阳小三岁,二人同为新时代证券员工,罗杨颖时任新时代证券许昌智慧大道营业部(原许继大道营业部)营销总监。

  2015年1月起,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证监会在证券期货行业开展了“两个加强、两个遏制”专项检查工作。检查的第一阶段是自查,到3月下旬自查就已经结束,专项检查工作进入抽查阶段,抽查对象包括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私募机构和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

  由于市场监管任务加重,稽查队伍也加入到现场检查当中,这一次证监会是直接动用稽查力量来进行现场检查。

  “我们承担了新时代证券现场专项检查任务。专项检查涉及的事项是比较多的,要对证券公司的各业务模块,各条线的风险点进行全面梳理。”一位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时检查的重点放在券商相关业务是否进行了利益输送。

  为了找到证据,检查组要求新时代证券提供所有资管项目、投行项目、债权项目所有流程性文件,包括从项目申请到项目完结,重点核查某一项目,包括哪些人参与、角色是什么、做了什么事、责任是什么、收益如何、费用如何支出等等,十分详细。

  “我们检查组选取了若干项目的顾问费协议支出情况进行核查,要确认证券公司将顾问费支付给了谁,”上述办案人员说,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罗向阳及其弟弟罗杨颖涉嫌违法的线索。

  事实上,在2014年债市风暴时期,有的案件利益输送就是通过成立顾问公司、咨询公司,在持牌机构体外,完成钱权交易的。明面上的理由,即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收取顾问费,而实际上则是项目奖励、收益分成,甚至行贿受贿。比如2015年北京市第二中院做出终审判决的张某债市腐败案,该涉案人员在某国际信托公司担任债券交易员期间,向自己实际控制的信息咨询公司输送利益2.07亿余元。

  罗向阳案中涉及的咨询公司,也引起了稽查人员的注意。基于相关经验,初期检查人员锁定罗向阳、罗杨颖,就是发现新时代证券承做的某债券项目的顾问费,支付给了河南某咨询公司。进一步追查资金的走向,发现资金进入了一些个人银行账户。

  再查询这些人账户,发现他们都多次在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定增公告前交易相关股票的行为。包括东方铁塔收购青岛海仁股权、黄河旋风定增项目,而罗向阳正好都参与了这些重组、定增事项。

  “资金都是以顾问费的名义,从新时代证券出去。咨询公司进来的钱,又都转出到个人账户了。筛查个人账户的交易情况就发现,不但交易的股票涉及到新时代证券服务的上市公司,买入的时点也非常敏感。”上述办案人士说,本来是做现场检查,此时不得不立刻转变角色,化身稽查人员开始办案。

  谁在操控账户

  作为证券从业人员,在规避监管的方式上,罗向阳着实花了心思。首先,前述河南咨询公司的股东和人员,都与罗氏兄弟二人没有关系;其次交易东方铁塔、黄河旋风的股票账户名义持有人为“汪某英”、“杨某玲”、“曹某涛”等。

  如何来确认罗氏兄弟对涉案账户的控制关系,成为本案的一大关键。“控制关系,还是要从涉案账户的资金来源、资金的支配、资金收益归属等三个方面来分析,”上述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罗某伦是罗氏兄弟的父亲,杨某玲是某亲,孟某娟为罗杨颖之妻。

  虽然前述咨询公司股东人员均与罗向阳、罗杨颖没有关系,但是,公司的银行账户、网银、公章等关键手续都是兄弟二人管理及使用;该公司账户的资金绝大多数来源于罗向阳承揽项目收取的“顾问费”。另外,通过与该咨询公司的名义股东、涉案账户名义所有人进一步核实情况,也确认了罗氏兄弟在案件当中的角色。

  “罗向阳是许昌人,黄河旋风是许昌的上市公司。在现场检查过程中,通过对罗向阳过去承做项目的检查,发现了他之前做过的项目,他的内幕知情人身份是比较容易确认的。而且,由于罗杨颖是营业部营销总监,有开户量及交易规模的考核指标,或许因为这个原因,罗氏兄弟多个交易账户都是开在新时代证券。

  此次检查共发现罗氏兄弟操纵的三次内幕交易。2013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之间,罗氏兄弟在东方铁塔收购青岛海仁公开之前,利用控制的“汪某英”、“杨某玲”、“曹某涛”证券账户合计买入东方铁塔16.41万股。此次内幕交易导致亏损12.6万。

  2014年3月17日至6月16日间,罗氏兄弟利用实际控制的“汪某英”账户交易“黄河旋风”,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卖出后亏损486.7元。

  第三次是2015年1月19日至5月21日,罗向阳、罗杨颖利用实际控制的“曹某涛”账户交易10.6万股“黄河旋风”,实际盈利44.69万。

  值得注意的是,罗氏兄弟大费周章,三次内幕交易却亏损两次。据业内人士分析,查出的三次内幕交易盈利并不多,可能是因为该案仅是针对专项检查发现的线索进行处理;另外,可以看到第三次内幕交易当中,罗氏兄弟在黄河旋风复牌第一天就以最低价格卖出,降低违法所得,逃避处罚。

  主动“顶包”

  案件调查顺利进行,主要事实很快确认。但是令调查组没有想到的是,调查期间,孟某娟提出账户是她操作的。她告诉调查组,涉案三个账户都是由她控制、交易,罗氏兄弟并不知情。

  该案涉及账户众多,人员关系复杂,但是查清案情并没用太长时间。“一个星期的时间,主要事实就查完了,”前述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案最大的挑战不是“证实”,而是要“证伪”。

  经过多次访谈,调查组很快发现孟某娟明显缺乏股票常识,也不能解释三次交易同内幕交易信息形成、发展的高度吻合情况。而且,交易地点和交易电脑,也均指向了罗杨颖。

  “‘顶包’肯定是顶不了的,几百万的交易金额,罗氏兄弟不知情是不可能的。”办案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判断孟某娟只是为了掩护罗氏兄弟主动抗下责任,但还是要找到证据来证明,确实是罗氏兄弟控制交易,而非孟某娟操控。

  调查人员最终认定,罗杨颖与罗向阳收入能力有差异,可以认定资金主要来源于罗向阳。两人对混同后的资金均可自由使用,因此,由此取得的投资收益由罗向阳、罗杨颖兄弟两人共同享有。三次交易的交易时点均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发展高度吻合,三次交易中存在亏损卖出其他股票,集中证券账户内资金买入涉案股票,或突击转入大笔资金的情况。

  另外,作为新时代证券总经理助理,罗向阳基于职务身份及参与的相关业务活动,知悉相关内幕信息。最终,证监会决定,对罗氏兄弟前两次内幕交易分别罚款60万,对第三次内幕交易“没一罚三”,没收44.69万、罚款134.08万。三案总计罚没款298.77万元。

  对罗向阳、罗杨颖分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如果不是专项检查,相关违法线索也确实很难发现,”前述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还要继续完善、落实内幕信息知情人报备制度,包括报备人员的完整性、报备相关人员知悉的时间节点。而且,同内幕信息所涉事件有关的人员都应该严格报备,不仅包括项目实际参与人员,也应包括为项目提供服务的后台人员。

  该人士说,还要加强警示教育,而最好的宣传教育,就是执法办案、严厉处罚。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