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报
ipad/iphone广告中证报二维码
首页 > 新闻 > 海外消息

土耳其里拉“跌跌不休”为哪般?几张图揭示真相

分享到微信2017-01-11 15:39 | 分享到: 作者:来源:汇通网

  ——还认为土耳其里拉在2016年惨不忍睹的暴跌后应该暂时歇一歇了吗?再想一想吧。

  央行的不作为加深了土耳其的政治泥潭,高于预期的通胀让土耳其里拉成为了2017年表现最糟糕的货币。

在2016年暴跌17%后,2017年头七个交易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已经下跌了6%。土耳其里拉贬值程度如此剧烈以致它将所有其他货币都远远甩在身后:墨西哥比索的贬值幅度至多仅为土耳其里拉的一半。

  在2016年暴跌17%后,2017年头七个交易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已经下跌了6%。土耳其里拉贬值程度如此剧烈以致它将所有其他货币都远远甩在身后:墨西哥比索的贬值幅度至多仅为土耳其里拉的一半。

我们并不缺少表达损害的方式。问题在于为何贬值的是土耳其里拉?或许从以下几张图表中我们可以窥知真相。

  我们并不缺少表达损害的方式。问题在于为何贬值的是土耳其里拉?或许从以下几张图表中我们可以窥知真相。

  央行

  当美联储处于紧缩周期时,土耳其央行正在拖后腿。最新数据显示,土耳其经济增速7年来首次下滑,Murat Cetinkaya领导的土耳其央行正受到来自包括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在内的政客们要求该行支持增长的压力。为此,土耳其央行已经发表了声明,交易员们将含义解读为土耳其央行承诺不会升息,这让土耳其里拉非常容易被做空。

  因发达市场收益上升,投资者们正要求相对更高的回报来持有以土耳其里拉计价的资产。在这种局面下,土耳其央行不是通过升息来提振货币,反而在提高隔夜借贷利率25个基点,一周回购利率50个基点前,自2016年3月起下调了这两大主要借贷利率总计250个基点。

  提高隔夜借贷利率25个基点,一周回购利率50个基点是土耳其央行近三年中唯一一次升息,需要注意的是,近三年中土耳其里拉年均贬值幅度达到15%。2016年12月,即便在美联储决定加息里拉承压后,土耳其央行依旧决定维持利率不变。

土耳其里拉“跌跌不休”为哪般?几张图揭示真相

  通胀

  土耳其里拉的疲软为通胀飙升提供了助力。2016年12月,土耳其消费者价格指数升至8.3%,较土耳其央行的目标位高出3%还多。土耳其通胀水平已经连续第六年未能符合央行目标。裕信银行策略师们预计2017年土耳其里拉最高可能升至12%并建议投资者在购买当地货币债券时谨慎行事。

对依赖外国现金来为经常帐赤字提供资金的经济来说,通胀是个问题;土耳其2017年经常帐赤字占GDP的比重预计将达到5%。上升的价格阻碍了外国投资者的投资,他们担心通胀和疲软的货币将让他们资产的价值缩水。

  对依赖外国现金来为经常帐赤字提供资金的经济来说,通胀是个问题;土耳其2017年经常帐赤字占GDP的比重预计将达到5%。上升的价格阻碍了外国投资者的投资,他们担心通胀和疲软的货币将让他们资产的价值缩水。

当地人

  当地人

  土耳其人不待见本国货币。2016年12月2日,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发表讲话敦促土耳其民众称,持有美元的人应将美元兑换成黄金或者是土耳其里拉;土耳其里拉和黄金应该会升值,而不是外国货币。任何遵照他的话行事的民众将发现自己的储蓄价值缩水了6.6%,但外汇存款数据表明土耳其民众对总统的话基本上置之不理。

企业债

  企业债

  除了上述因素,更别提土耳其负债累累的企业了,土耳其企业的强势货币债务高企,正面临不断膨胀的外汇负债。截止2016年9月,企业部门外国负债和资产之间的差异已经攀升至纪录高位2130亿美元。

由于里拉贬值,那些企业将叫嚣着要购买美元来服务他们的债务,这或许是为何周二(1月10日)土耳其央行进行干预后未能引发土耳其里拉反弹的一个原因,当天土耳其央行调低了外币存款准备金率。在1月10日接受彭博采访时,经济部长Nihat Zeybek?i称土耳其正考虑收紧公司外国借款的限制。

  由于里拉贬值,那些企业将叫嚣着要购买美元来服务他们的债务,这或许是为何周二(1月10日)土耳其央行进行干预后未能引发土耳其里拉反弹的一个原因,当天土耳其央行调低了外币存款准备金率。在1月10日接受彭博采访时,经济部长Nihat Zeybek?i称土耳其正考虑收紧公司外国借款的限制。

  政治

  在2014和2015年的两次大选后,2016年土耳其发生了血腥的未遂政变。2015年,土耳其恢复了针对该国东南部分裂分子的轰炸,伊斯兰国和库尔德工人党在主要城市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2017年1月1日凌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家夜总会发生枪击事件,共造成39人死亡。

  同时,土耳其议会投票支持对修改宪法展开辩论,意味着该国的行政权可能从议会转向总统艾尔多安的办公室。即便没有这些改变,近年来艾尔多安也在把权力逐渐集中到自己手中,这一趋势在未遂政变后愈发明显。土耳其对政变者的清洗已经演变为打击一切异己的行动。

  时区苦恼

  低流动性也无济于事。以下图表显示的是过去7个交易日中伦敦和东京开收盘交接时段间土耳其里拉一些最大的行情,表明交易量稀少正加剧里拉的下滑。土耳其银行监理署主席Mehmet Ali Akben本周称,土耳其里拉下跌的背后“没有大的成交量”,且里拉目前并不处在一个会损害企业的价位水平上。

土耳其央行已不再对里拉进行重大干预,该国政客们已经将里拉暴跌归咎于正攻击土耳其经济的外部投机者。

  土耳其央行已不再对里拉进行重大干预,该国政客们已经将里拉暴跌归咎于正攻击土耳其经济的外部投机者。

  所有这些都让外界担心当政策制定者们于1月24日再次举行会议时,他们将继续对加息诉求充耳不闻。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

资本市场信息披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