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报
ipad/iphone广告中证报二维码
首页 > 新闻 > 海外消息

债权人内部出现意见分歧 希腊债务援助谈判遇阻

分享到微信2017-02-14 16:09 | 分享到: 作者: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在2月10日的债务援助谈判中,希腊与国际债权人之间未能取得一致,令原定债权人评审团重返雅典之行再添变数。对于谈判陷入僵局的原因,希腊官员表示,阻力来自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而非欧洲债权人。

  债权人内部出现意见分歧

  希腊债权人评审团预计本月中旬重返雅典,主要任务是对希腊改革计划执行情况进行第二轮评估,审核希腊是否按照协议完成了改革计划。届时,债权人评审团如果能够出具一份状况良好的评估报告将有助于希腊顺利拿到新一轮救助贷款。

  参加上周五会谈的有欧元集团、欧洲央行、欧盟委员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债权人代表以及希腊财政部部长察卡洛托斯。据欧元集团主席杰伦·戴塞尔布卢姆透露,希腊和国际债权人的会谈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希腊有望获得新的一批救助资金,使其免于债务违约,同时双方就债权人评审团重返雅典接近达成一致。

  2015年,希腊政府与国际债权人就第三轮救助达成协议。按照协议,希腊将在3年内获得约860亿欧元(约合920亿美元)救助资金。为保证希腊实施其承诺的改革,债权人定期对希腊的改革执行情况进行评估并分批发放救助资金。然而,由于希腊在劳动力市场改革和财政目标等问题上未能达到要求,致使债权人对希腊执行改革计划的第二轮审查工作久拖不决。

  针对希腊眼下的现实状况,国际债权人内部出现意见分歧。

  在希腊债务减记问题上,IMF理事会对希腊债务问题讨论后认为希腊仍需进一步债务减记,并明确表示IMF将不会参与最新的援助方案,认为此援助方案将令希腊陷入债务不断放大的糟糕处境。此前IMF发布报告称,除非希腊债务得到重大重组,否则2060年希腊债务将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75%。

  但是,德国财政部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德国不同意对希腊进行债务减记。他认为,应当继续对希腊施加压力促使其通过改革增强竞争力,否则希腊不能继续留在欧元区。但朔伊布勒还表示,如果希腊履行对欧盟债权人的承诺,目前的救助协议将在2018年之前顺利实施。

  在希腊预算盈余目标上,欧洲债权人预计希腊将在未来几年达到预算盈余占GDP比例3.5%。IMF却认为,希腊年预算盈余仅能达到1.5%,并认为让希腊在2018年救助结束后实现预算盈余达3.5%的要求过于激进且难以实现。

  在上周五的希腊援助谈判中,援助审计师提出若希腊无法满足某些预算目标,政府需要立法将额外财政紧缩规定至GDP的2%。对此,希腊官员称IMF的不合理要求导致了谈判的困难。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Tsipras)2月11日回应称:“我们已经做好了在援助框架内进行任何讨论的准备,不过任何讨论都不能够超出协议框架和合理的范畴。”他重申希腊不会接受任何“不切实际”的条款。

  由于对希腊经济现状的评估和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债权人之间存在分歧,此前,IMF已经决定不参与对希腊的第三轮财政救助,直到有证据表明希腊有能力持续偿还债务。然而对于德国、荷兰及芬兰等国来讲,IMF是否参与该计划至关重要。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鲁姆2月8日表示,如果没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参与,荷兰将不能继续对希腊进行救助。身为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鲁姆同时也是荷兰的财政部长,上述意见是他在荷兰议会表述的,这又为日益复杂的希腊救助谈判增添了变数。

  据悉如果能够达成援助方案,国际债权人将为希腊提供最后一笔救助资金(860亿欧元),从而保证希腊能够偿还将于今年夏天到期的一笔最大债务(72亿欧元).

  希腊经济表现令人担忧

  穆迪评级机构将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希腊问题上的裂痕描述为“信用负面”,揭示了希腊存在的一系列风险。穆迪认为,这种情况给雅典施加了压力,可能会逼迫实施一些政治代价高昂的措施,从而导致提前选举的风险上升;提前选举可能带来一个偏向改革的保守政府,但即使保守政府当选,长期的不确定性仍然会损害希腊经济。

  据经济和产业研究基金会发布的数据,今年1月希腊经济敏感指数为95.1点,保持稳定。但采购经理人指数降至16个月来最低点,由去年12月的49.3点下降至今年1月的46.6点。EndeavorGreece机构2月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在持续八年的经济危机之后,希腊新增企业自2008年以来已经下降50%;新增企业主要集中在娱乐和餐饮行业,生产领域如制造业和技术行业基本没有新公司成立。这种情况表明希腊经济仍在走老路,未来经济大幅增长的动力不足。为了摆脱单纯依靠国内消费和旅游拉动经济的模式,希腊政府正在探索能产生附加值和创造长期、全日制就业的经济模式。

  尽管国际债权人对希腊改革现状存在不同看法,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即希望在未来数年内消除各方在财政政策方面的分歧,从而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也能避免希腊陷于违约风险。

  根据希腊统计局数据,2016年第三季度(7月至9月)与上一季度相比,经济增长0.8%。在持续衰退后,雅典方面希望能在2017年实现强劲复苏。根据2017年度预算,希腊政府希望实现2.7%的经济增长,并将失业率降至22.6%。2016年11月希腊失业率为23%,是2012年3月以来的最低值。尽管有所下降,但希腊失业率仍为欧元区平均失业率(9.8%)的两倍以上。

  与此同时,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仍然存在。英国经济学人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西蒙·巴普斯特(SimonBaptist)2月8日在《经济学人》发表文章指出,希腊退欧的风险在至少五年内仍将存在。西蒙指出,希腊的高债务使其保留在欧元区显得不可持续,但各方对于希腊退欧的担忧已经较之前大大降低:一是希腊的国际债权人主要来自欧盟内部,希腊破产对欧盟以外经济体系的影响和风险较低;二是企业、家庭和政府已经有所准备,希腊退欧前景导致的连锁震荡将比几年前轻微;三是在经历了六年的衰退之后,越来越多的希腊人相信其付出的经济代价不会比过去更大,民众的心理承受力增强。

  尽管希腊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但是国际债权人救助希腊的行动一直未间断。欧盟官员近日表示,欧盟目前正等待希腊政府在改革上的进一步行动,以确定是否继续进行在1月26日欧元集团会议上冻结的谈判。这表明欧盟仍在力促希腊政府实施改革。当前欧元集团的担心是,如果希腊政府不加紧对改革进行立法,那么整个国家重现2015年夏不稳定局势的风险将进一步增加。穆迪也认为,由于欧洲国家即将进行国内选举,希腊违约的风险正在增加,决策的时间也在减少。

  此前,国际债权评审团代表已明确表态,他们返回雅典重启救助协议审议谈判的前提条件是:在进一步削减养老金的同时,希腊政府必须通过立法降低免税门槛。而这一条件似乎是希腊难以承受之重。

  债务援助谈判依然阻力重重,希腊能否继续获得救助资金尚存种种变数。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

资本市场信息披露平台